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    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史资料

人文荟萃之古代

时间:2015-03-25 16:14:15  来源:  作者:睢县网

人文荟萃之古代

 

时间:2012-06-19 17:37:44 来源: 作者:

数千年的悠久历史,深沉而厚重的文化积淀;广袤无垠的平原黄土;战乱频仍、黄河肆虐下的生灵涂炭;还有鼎盛与衰败巨变沧桑的历史更替,以及那“纹呈五色”的睢、涣二水和那赋予灵气的凤凰之城……所有的一切,让这方古老的土地孕育着大山般伟岸的人文景观,也涌现出灿若群星的名人志士。在名垂青史的风流人物中,既有治国安邦的贤臣良将,也有御敌守土的民族英雄,既有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,又有名扬天下的文人墨客。

东园公唐秉,襄邑人,传曾居襄邑东园,故称东园公。避秦末战乱,隐居商山,与甪(Lù)里先生、绮里季、夏黄公合称“商山四皓”。汉初,数次拒绝朝廷礼聘。刘邦称帝后,立吕后所生之子刘盈为太子。后戚夫人得宠,其子刘如意得刘邦欢心,刘邦遂产生废刘盈立如意为太子之意。吕后闻知甚恐,问计于张良。张良建议让“商山四皓”出山辅佐太子,吕后即命太子卑词厚礼请“四皓”出山。“四皓”见太子谦恭礼士,诚心相邀,便答应了。汉高祖十二年(公元前175年),刘邦抱病平定淮南王黥布之乱,归来病情加重,决心废立。文武大臣百般规谏,刘邦执意不从。一日刘邦于宫中设宴,令刘盈侍候,“四皓”紧随太子入宫,个个须发如雪,衣冠楚楚,举止高雅。刘邦见了大惊,问之,方知是“商山四皓”,大惑不解,问:“我求你们数年,你们都避而不见,今日为何与我儿交游呢?”东园公说:“陛下轻士善骂,臣等义不受辱,因而不见。当今太子仁义孝敬,礼贤下士,天下有识之士愿为太子效死,所以我们来辅佐。”刘邦见刘盈羽翼已丰,遂打消废立之意。刘邦死后,刘盈继位,是为汉惠帝。

卫臻,字公振,三国魏襄邑人。其父卫兹乃汉末名士,曾为曹操谋士。卫臻凭借父亲的功勋赐爵关内侯。魏文帝(曹丕)黄初初年,封安国亭侯。当时群臣共同颂扬魏文帝的功德,以为应受汉禅。独卫臻阐明禅受的真义,称扬汉朝功德。曹丕多次向卫臻示意,并表示“天下的珍宝一定和山阳公(汉献帝)共享”。后升侍中、吏部尚书。魏明帝继位,封康乡侯。累官至司徒,进爵长垣侯。屡次上疏辞官,明帝以旧臣不准,并下诏褒扬他。死后,赠太尉。赐谥号曰“敬”。

江淹,字文通。襄邑人。南朝文学家,政治家,历南朝宋、齐、梁三朝.少年家境贫寒,常以打柴度日。才思敏捷,聪慧好学,早年著有《别赋》,《恨赋》等诗赋问世,影响较大,被称为“江郎”。后举为秀才,踏上仕途.初为主簿,后历任镇军参军兼南东海郡郡丞,尚书驾部郎,骠骑参军事,齐朝时官至吏部尚书,散骑常侍左卫将军,金紫光禄大夫,封为醴陵侯。他青少年时才华横溢,诗赋极佳;走上仕途后,终日忙于政务,遂才思衰退,无暇写诗作赋,时人谓之“才尽”。成语“江郎才尽”由此而来.任职期间,为官清廉,执法严明,判断果敢,不畏权贵,弹劾了许多贪官污吏,深得梁武帝器重。江淹去世,时年六十二。梁武帝为他素服举哀,谥曰宪伯。江淹的名篇《别赋》中“黯然销魂者,唯别离已矣”的千古名句,令伟人毛泽东一生所吟诵。

张廷蕴,襄邑人,五代后唐跟随庄宗征伐四方,每临阵,身先士卒,奋力死战,以至金疮满体。很受庄宗赏识,授官指挥都虞侯。庄宗在魏博时,刘皇后从行,常纵优伶人为非作歹,廷蕴把不法优人全部斩首。后因破李继韬有功,升羽林都指挥使、左监门卫上将军。后晋开运年间(944年)病死。廷蕴虽武夫,然廉洁奉公,敬重士人,历任七州刺史,归葬之日,家无余财。

张谊,字希贾,襄邑人,幼年独自好学。曾潜诣洛阳龙门书院,刻志励学。后唐长兴年间(930-933年)中进士。后晋时,累官中书舍人,因张才识渊博,端明殿学士和凝把他推荐给宰相桑维翰,拜左拾遗,在集贤院修书撰文,经常论及国家大事。

郭贽,字仲仪,宋初襄邑人。太祖乾德(963-967年)中进士及第(状元)。太宗太平兴国(976-984年)中,为著作佐郎、右赞善大夫,兼太子侍讲(太子的老师)。太宗去东宫,出《戒子篇》,命郭贽注解,并令其为诸王子讲说。曾两次主持贡举,累官至参知政事。曹彬为弭德超诬陷,郭贽替曹彬辩冤,曹彬得免。郭贽敢于直谏,曾表示:“我受皇上非常之恩,誓以愚直报答皇上。”太宗问:“愚直有什么好处?”郭贽答:“犹胜奸邪。”真宗继位,拜刑部侍郎,进吏部、秘书监,真宗称之为“纯厚长者”。拜工部尚书。随真宗泰山封禅后,升礼部尚书,78岁去世。真宗因郭贽曾作过他的老师,特亲临灵室哭祭,赠左仆射,谥“文懿”。著有诗文集三十卷。

张去华,字信臣,张谊之子,宋初襄邑人。幼时励志苦读,善于文辞。周世宗平淮南时,去华才18岁,慨然叹曰:“战事还没有结束,老百姓还没有安定,这时用兵打仗,不是治国的长久之计。”于是著《南征赋》、《治民论》献给皇上。下诏面试,授御史台主簿,弃官归家。宋建隆初年,游京师,中进士第一(状元),拜秘书郎。劝朝廷收取桂州。官至工部侍郎。去华姿容美貌,宽和有涵容,尚气节,善谈论。曾经进献《无元论》,提出让农民休养生息,真宗非常赞赏,让他书写龙图阁四壁。著有文集十五卷。

张师德,字尚贤,去华第十子,最受父亲器重。宋真宗到汾阴祭祀,师德献《汾阴大礼颂》,这一年,以进士第一名状元及第,官集贤馆校理。每逢朝政有大事,向外派遣使者,皇上就说:“张师德可以胜任。”契丹、高丽的使者来朝见,也多由张师德主持接待。累官左谏议大夫。著有文集十卷。

郑雍,字公肃,襄邑人,进士。先任兖州推官。韩琦把他的文章推荐给皇帝,诏试满意,授秘书阁校理,后掌管太常礼院。神宗宣仁皇后知道他是个贤才,临朝听政后即升为起居郎,进中书舍人。周种上疏请王安石配享神宗庙,郑雍极力反对,说:“王安石执掌国政不能尽职,若不是先帝神明,罢其宰相,国家遭到破坏损失将不可估量。现在周种一介小民,竟敢妄加横议,请朝廷明正其罪。”朝廷采纳其议。累官至御史中丞。当时枢密院和中书省二府为防干谒,禁止外人求见,郑雍感叹地说:“招纳贤才,布列朝廷,是宰相的职责,对不愿登门求见者,犹当物色访求,怎么还能如此设禁呢?”于是援引贾谊廉耻节行之说以进谏。下诏弛禁。拜尚书右丞,改左丞。后受元佑党狱牵连,改任郑州知州,不久又任成都知府。元符元年(1098年)提举崇福宫,未任而去世。徽宗政和中赠资政殿学士。

许安世,襄邑人,宋英宗治平丁未(1067年)进士第一人(状元),文字为欧阳修、王珪所推许。曾作《公生明赋》、《咏史诗》为世传诵。王安石向朝廷推荐,安世因反对王安石的政见,不肯附会得官。司马光、吕献可、邵尧夫都很器重他。后官至都水员外郎,死于黄州,苏东坡为其助丧。

许翰,字嵩老,襄邑人,进士,召为给事中。北宋末写信给当朝宰相,谓百姓困苦,盗贼并起,天下有危亡之忧,愿罢云中之师,修边保境,与民休息。靖康初年,金兵首次围攻京都未克,退兵,许翰即献决胜之策。当时种师道因年老罢官,许翰说:“师道是名将,沈毅有谋,虽老可用。且金人此行,关系我国生死存亡,应马上起用师道予金人以重创,则中原可保。不然若再次来攻,必有不救之忧。”朝廷未采纳他的建议,遂称病辞官。不久果然有“靖康之变”。东京陷落,徽钦二宗被金人俘虏。高宗继位(1127年)主战派首领李纲推荐许翰做了尚书右丞。后主和派得势,李纲罢官,许翰求去,说:“李纲忠义英发,舍去李纲就没有人辅助中兴,留我在朝也没有什么益处。”高宗不准。黄潜善上奏要求诛杀陈东,许翰对亲近说:“我和陈东都是劝皇上留下李纲的,陈东被诛,我还能留在朝堂上吗?”一连八次上疏辞官,以资政殿学士提举洞霄宫。去世后赠光禄大夫。许翰通经术,正直不挠,历事三朝,终不得志。著有《论语解》、《春秋传》若干卷。

许忻,两宋之际襄邑人。许忻初中进士时,奸相蔡京当国,权倾天下,听说许忻人才学问俱佳,就要把女儿嫁给许忻。许忻却不愿意攀龙附凤,明确表示蔡氏女不是自己的理想配偶。由此得罪蔡京,不得除授官职。南宋初年,赵鼎拜相,素知许忻才智非同一般,便向他咨询朝政。许忻即列举亟待革除之弊政十条献上,大受重视。高宗召见,许忻对答如流,龙颜大悦,退朝后私下对近臣说:“朕近日得一人,卿认识他吗?”当时宋金两国议和,主和派占主导地位。许忻却极言金人狡诈多变,应做两手准备。以致抵触时议,不得大用,外出为湖广运判,迁韶州知州。历官数年,廉明自持。家本贫穷,辞官后仍贫寒如昔。晚年流寓江西临川,以闭户读书为乐。

孙德谦,元末睢州人,官中书左丞、大同行省平章事。明军攻大同,德谦据城固守,誓不投降,城破而死。手书《自决》等诗数章,辞意慷慨。诗云:“有计难为用,心驰东北天;偷生难度日,何面见诸贤。”其二云:“忠孝人之本,临危欲要坚;偷生恐辱国,魂气迸山川。”《付诸子诗》云:“我今忠为国,汝等孝持身;忠孝各尽道,庶几报君亲。”《付诸将诗》云:“固守孤城众议深,岂知共事负初心;如今有计难为用,泪血哭干痛不禁。”其二云:“城陷身羁事已违,孤忠耿耿欲何依;谁知一片丹心苦,日逐白云东北飞。”

韩政,睢州人。元末追随朱元璋起兵中原,授江淮行省平章政事,带兵取濠州,克安丰,平浙右,北伐中原,分兵扼守黄河,阻断元朝山东援兵。攻取益都、济南、济宁、东平,改任山东行省平章政事。大将军徐达攻打元都,下令韩政会师东昌,镇抚临清。元都既定,又令政分兵守广平。蚁尖寨在林虑山西北20里,元右丞相庸等据寨剽掠,大将军徐达攻克诸山寨,惟蚁尖寨久攻不下。韩政攻寨,庸投降。调韩政征伐陕西,还兵守御河北。洪武三年(1370年),封韩政开国辅运推试宣力武臣、荣禄大夫、柱国、东平侯,世袭俸禄1500石,赐铁券。移镇山东。不久又征河北,招抚流亡,出居庸关,直捣应昌。取火林,深入土剌部,进至阿鲁浑河,大胜而归。出巡河南,再巡陕西,练兵临清。洪武十一年(1378年)卒,明太祖朱元璋亲临其丧,赠郓国公。

李干,字贞臣,明初睢州人。元末,以国子生出仕,为扩廓帖木儿幕僚,被朱元璋军俘虏,安置在镇江。不久升入司农司,参预议礼、议律、议官制。明初设六部时,为吏部郎。出为陕西行省郎中兼秦府参军。后召入翰林待诏直内阁,因年老辞官,侨居苏州。李干精通先代典籍,参与明初各项典章制度的制定,议论精当,为当时所推重。

李孟旸,字时雍,明朝睢州人,成化进士,官户部给事中。曾到大同盘查粮库,回朝以后,陈奏加强边备的十件事,为朝廷采纳。甲辰(1484年)出使占城(今越南南部),当时占城王被安南(今越南北部)王杀害,朝廷派遣使者封占城王之弟齐亚麻勿庵为王,诏书未至而勿庵已死,他的臣下提婆苔窃取了封印。朝廷又派遣孟旸封王的二弟古来为王。孟旸上言:“占城地处险要偏僻,和安南之间的矛盾还未平息,提婆苔又生篡位野心,万一不听朝廷命令,就会损害中国的威信。应当让占城派遣使者,令使者传命古来,同时下诏安南,令其悔过,不再与占城相争。”皇上采纳他的建议,数年之后,古来终于来崖州接受了明朝封诰。弘治中任湖广参政,分守常德,升广西左布政使,再升右副都御史,提督南京粮储。转南京户部侍郎,晋工部尚书。南京守备太监多次到孟旸处诉说南京宫殿毁坏,请予修缮。孟旸说:“国家已定都北京,修此何为?”此议方止。南京郊区多产芦苇,苇课是一项很大的收入。年久逐渐被权势人家侵夺。孟旸一一清理,课税增多,国用充足而民不被骚扰。有人以受灾请减免苇课,孟旸认为:洲人争着佃苇,可想其利很大,如果免其课税,则国用不足,必加重百姓负担,是有损于根本而有益于蛀虫,加以拒绝。正德初年,三次上疏请求致仕。卒年78岁。著有《南冈集奏议》、《睢州志》等。孟旸身材高大魁梧,胸怀宽广,恼怒不加于仆役。其弟孟晊,同榜进士。孟旸官给事中,孟晊官御史,时人称为“双凤”。

蔡天祜,字成之,睢州人,号石岗。其父蔡晟,明成化进士,曾任山东济南府知府。天祜弘治乙丑进士,改翰林院庶吉士,授吏科给事中。正直敢言,对诏旨认为不当的,敢于封还驳正,因而触怒权臣,被排挤出京,任福建按察司佥事。当时正值江西盗起,朝廷议定调福建的兵协助剿灭,天祜率兵平定了盗贼。转任山东副使,时值荒年,天祜多方节俭,救饥民数万人。造圩田数万顷,百姓名之为“蔡公田”。济南龙山、淄川盗起,骚扰百姓,天祜捕获贼首,馀皆溃散。转任陕西参政,升山西按察司使。嘉靖三年(1524年),大同五堡守军作乱,巡抚都御史张文锦被乱军杀害,朝廷震惊。议由侍郎胡瓒率兵征讨,乱兵欲生畏死,聚众谋叛。朝廷以天祜为巡抚,前往大同平叛。他冒险单骑前往乱军营中,恩威并举,晓以利害,果断处置,斩首恶十余人示众,胁从者不问,局势很快得到控制,再无反复。嘉靖皇帝说:“有臣如此,纾吾远虑。”升兵部侍郎,奉诏还京,大同百姓户户香花净水泣于道旁,哭声震野,且送且留300余里,并立生祠祭祀。嘉靖十二年(1533年),大同又发生兵变,朝延再次起用蔡天祜,惜于途中病逝。天祜多才多艺,弹琴围棋,射的投矢,演阵占象,诗词歌赋,无不精湛。清代汤斌说:“吾乡先辈名臣,必以石岗公为首,其人品甚高,所用未尽其才。”

鲁邦彦,字正卿,睢州人,七岁丧父,家境贫困。从师学习,稍知经义,就认识到应该向圣贤看齐。励志苦读,日背诵千余言。嘉靖二十八年(1549年)省试中解元(举人第一名),二十九年成进士。授官行人。奉命出使唐藩,唐王赠以金银。邦彦辞谢。唐王又赠送礼物,邦彦说:“每日有美食、美酒享用,不敢再受礼物。”三年满考,依例当选备皇帝侍从官,即令不选,也可作郎官,没有再放回故署的。当时奸相严嵩掌国政,邦彦从不与结交。按惯例,吏部文选司郎官,因手握选拔文官大权,都傲慢无理,上朝时其他各部郎官没有谁敢和他们争先后或者并行的,独邦彦与之抗礼,所以迟迟不能升迁。因挂念母亲年老,请求终养回乡。闭门谢客,精研经术,当时海内学者多宗法王守仁,邦彦专攻程、朱之学。隆庆改元(1567年),寻访先朝俊杰,由台省联名推荐,起邦彦为吏部主事,改光禄丞,皆不受。鲁邦彦精通经学,留心国家大事,对当朝掌权者皆危言忠告。人们私下议论说:“鲁君议论太高,怪不得难以升官!”杨嵩为吏部尚书,劝邦彦出山,写信说:“海内以您是否出仕来衡量天下是不是有道。”著名学者耿定向说:“临大节不可夺其志,我相信鲁君。”著有《河图洛书说》、《大学讲》、《中庸解》、《就正录》等,皆中正精实,发前人所未发之论。巡按御史题其门额曰“理学名贤”。

张一霁,字天光,睢州人,嘉靖三十五年(1556年)进士,历官衡州知府,为政宽和。升参政。督粮苏松时,大学士高拱当权,想报复他的前任华亭县人徐阶,示意张一霁加以诬谄。一霁严辞拒绝,称病归家,闭门谢客,而声望更高。后被起用为山西按察使,转任浙江左布政使。当年浙江西部发生水灾,宦官被派到浙江督织造者,反而大肆搜刮,百姓不堪忍受。一霁依法裁抑,宦官大为不满,一霁感叹地说:“直道不容,吾其行乎!”再次上疏致仕。一霁在家乡多行善事,被称为“善张”。

皇甫仲和,明初睢州人。洪武间为天文生,历升钦天监正。据《明史》本传,永乐皇帝北征元朝残余势力,袁忠彻以星相、仲和以占卜随军。一日,军队进至大漠北,帝犹疑不决,欲还师,召仲和占卜,仲和占后说:“今日未申间有警。”并指出敌军来袭的方向,以及战事结果是我军先败后胜,帝又召袁忠彻问之,和皇甫仲和所言相同。永乐帝以二人相互串通,发怒说今日无事,定斩二人。后敌果于占卜测定的时间蜂涌而至,明军初次冲锋受挫,后总兵谭广率精兵舞盾牌砍敌马腿,战场疾风扬沙,敌人败退。帝欲乘夜回军,二人劝阻说:“不可,明日必来投诚,待敌投降后,再整军而归。”第二天,敌人果来投降,说:“不知皇上在此。”正统十四年(1449年),仲和已老,英宗受宦官王振欺骗,要亲征瓦剌。百官谏阻不听。仲和审时度势,建议先立储君,以防敌人劫持皇上以要挟,后果有土木堡之变,英宗被俘。敌人兵临城下,人心震动。仲和仰观天象,预言敌兵必退。第二天,总兵杨洪自宣府、石亨自大同带兵驰援北京,不数日,敌退。

孙坤,字顺夫,睢州人,明世宗嘉靖四十一年(1562年)进士。授刑部主事,升肃州兵备副使。肃州离嘉峪关仅70里,常受游牧民族兵马骚扰。为确保边境安全,孙坤整顿军纪,加强巡逻侦察,抚慰军民,修筑长城,边境得以安定。转四川参政,累官至湖广巡抚。当时有给皇宫采伐木料的差役,又有贵州苗民暴乱,久拒官军。官府帑币匮乏,人民穷困。孙坤以民为本,独持大体,考察权衡利害,掌握时机,捐俸治理蜀道,以便利往来。采伐大木如法早办,受到朝廷嘉奖。贵州苗民作乱,孙坤晓以利害,只惩办为首数人,不发一矢,不遣一卒,而乱平。因功高遭忌,遂辞官隐居林下,卒于家。

傅性敏,字维学,睢州人,明隆庆二年(1568年)进士,任龙游县知县。龙游本无县城,性敏到任始修筑。升兵部武选司主事,改车驾司郎中,任承天府知府。承天是嘉靖皇帝之父陵墓所在地,按旧例,知府以上的官都要参见守陵的宦官,性敏抗礼不为所屈。当时权相张居正大办其父丧事,巡抚以下官员都穿丧服哭临,只有傅性敏一人素服角带,一吊而已,因此得罪张居正,被贬为福建盐运司同知。不久升庆阳府知府,当时庆阳遇荒年,性敏发官仓赈济灾民。改任陕西苑马寺少卿,兼按察司佥事,辞官归家,闭门读书。

李汝华,字茂夫,号桂亭,睢州人,明万历四年(1580年)进士。官至户部尚书。李汝华居官清廉,正色立朝,裁断果决,据理依法,不畏权势,又体察下情。出任江西南赣巡抚时,正值倭寇侵略朝鲜,他挑选精锐士卒前往朝鲜抗击倭寇。明神宗朱翊钧,贪财如命,派宦官四处加征矿税,地方官吏稍有不从,或革职,或逮治,全国民怨沸腾。汝华奋力抵制税使矿监,宦官们便以抗旨相威胁,他毫不动摇,并上书陈说矿税利弊,要求撤回宦官。掌管户部主持国家财政时,国库空虚,入不敷出。他采取一系列改革措施,开源节流,缓和了明王朝的财政危机。李汝华办事精干老练,下级请示问题,立刻明确答复。公文堆积如山,他信手批阅,却少有差错。后兼掌吏部。万历时朝廷缺官往往不补,以至于李汝华一人兼吏、户两部二尚书、五侍郎之任。他主持二部长达十一年之久。虽善于理财,苦心经营,但不可能从根本上扭转明朝财政危机,他请求神宗把专供皇宫开支的金花银拿出一些补贴国库,遭到了神宗严厉斥责。他请求辞职,皇帝不理不睬,直到明神宗驾崩,熹宗即位,才被准去职返乡,卒于家中。

袁可立,字礼卿,号节寰,明末睢州人。万历十七年(1589年)进士,官至兵部尚书。他任苏州推官时,因知府石昆玉清廉好义,被巡抚诬陷下狱。他不顾巡抚阻挠,鼎力为其昭雪。任监察御史时,巡视京都西城,遇宦官仗势杀人,他予以严惩,皇帝下旨赦免宦官,可立却坚持原判。当时,以论救因直谏罢官者为禁忌,可立独上书论其利弊,言词激切,万历皇帝大怒,下诏夺俸一年。有一御史触怒辅臣(内阁大学士),辅臣以他事怂恿皇帝予以严惩。众御史拜访辅臣说情,辅臣说:“他触犯圣怒,挽救也无济于事。”可立说:“只怕是您不愿意相救吧!”辅臣一时语塞。众人皆惊。不久便被削职归里。光宗继位,奉诏起任尚宝司丞,升少卿。转太仆卿,因上书陈说边境急务,受皇上赞许而升左通政,不久以右佥都御史巡抚登州莱州。参与镇压白莲教之乱有功,升兵部侍郎。天启末年魏忠贤专权,袁可立不肯附和,于是加兵部尚书、太子少保致仕。著有《抚登疏稿》、《弗过堂集》。

汤斌,字孔伯,清代重臣之首,中原名儒,著名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史学家。他一生清正廉明,政绩斐然。汤斌一生以学问治天下、以学问辨是非、以学问教后辈。他不但是理学的创新者,而且是理学的实践者。他从1660年归家丁忧起,近二十年间无闻于宦海,而是沉心于做学问。这种磊落的为 人作风,真正体现了一个知进知退、当进则进、当退则退的儒家风范,这在当时那样一个官本思想充斥、世风日益浮躁的年代,确实是难能可贵的。他著有《潜庵语录》、《潜庵文钞》、《春秋增注》等十几部书。同时,他教子有方,四个儿子汤溥、汤浚、汤沆、汤准皆有经天纬地之才,特别是四子汤准是清代著名的文学家,著有《临漪园诗集》。他的名作《桃花源》诗,以“能使此心无魏晋,寰中处处是桃源”的境界,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赞扬。汤斌一生主要活动于顺治、 康熙两代,历任陕西布政使司副使、江西布政使司参政、翰林院侍讲、《明史》总裁、《大清会典》副总裁、礼部侍郎、江苏巡抚、礼部尚书、工部尚书等职。他政绩突出,道德清纯,文章清雅,在哲学、史学、文学等方面都有杰出贡献。汤斌担任江苏巡抚两年后升任礼部尚书,离任之日,苏州百姓罢市三日,痛哭挽留,其情其景,感人至深。他去世后,颇得后人赞誉。朝廷赐给他的谥号是“文正公”。这是封建社会最高的谥号,整个清王朝,得到这个谥号的只有八个人。清代散文学家方苞称赞他:“国朝语名臣,必首推睢州汤公。”汤斌为康熙盛世“清官册上的第一名”。台湾著名史学家高阳称他为“天下清官第一”。

田兰芳,字梁紫,号篑山,清初睢州人,中州名儒。生于世宦之家。幼年丧父,酷爱读书,学诗于张心若,诵读《诗经》,汉魏骚、赋,唐宋诗词,“目不停玩,手不停批”。其批点经、史、子、集,评跋工密,独有见解。为人谦虚诚恳,遇事有主见,“峻以持已,和以待人”,与人处不择贤愚。早年疾恶如仇,不满于世俗的虚伪欺诈,晚年涵养愈粹,性情归于平和。崇尚安逸清静,尤精研性理之学。为学严谨,以不自欺为根底。曾遍访张仲诚、徐迩黄等名流,相互切磋,因而所造益深,所积益厚,被学者推为儒门正宗。讲学于梁、宋各书院,门人众多。他生活简朴,崇尚自然。汤斌自岭北道归家,曾访田兰芳于荒村破屋中,二人同眠草榻,探究为学之道。田兰芳一生为文为诗,著作颇丰,有《逸德轩文集》传世。死后,门人私谥“诚确先生”。

王绅,字公垂,睢州人,清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进士,改庶吉士,补工科给事中。当时河务刚刚兴起,皇上命河道总督九卿面议。王绅说:“河道总督与九卿意见不同,强使统一将有害事体,事权归一,功才可成。”以此意上奏,其议乃定。升大理少卿。以刑狱事关人命,不可草率,每案反复评审,务必公正。晋都察院左佥都御史,修筑河堤,升户部右侍郎。有盐商请借国库白银二万两,按息付利,王绅力排众议,坚持不许。奉使浙江祭夏禹王陵,事毕后,地方馈赠一介不受。又奉使遣送山东流民,车船准备齐备,无一人失所。康熙四十五年(1706年)卒于京邸。

蒋蔚,原名蒋万祀,睢州人,清康熙五十四年(1715年)进士,授官吏部主事,升户部员外郎。一次皇上召蒋蔚询问吏、户两部利弊,蒋蔚据实奏闻,且一一剖析,对答如流,大受雍正皇帝赞许。不久山东学政因失职被罢免,诏蒋蔚接任,当即有人反对说,学政一职非翰林出身者不得充任,是本朝的惯例,蒋蔚没有做过翰林官,不能当山东学政。哪知道雍正当天即授蒋蔚翰林院检讨,反对者见皇上如此宠待,都很吃惊,不敢再说三道四。蒋蔚一连做了两任山东学政,深得山东读书人爱戴。继而又两任四川学政,充乡试会试同考官。英年卒于京师。归葬之日,家贫难以成行,得同僚及学生捐助才将其灵柩运回睢州安葬。

蒋曰纶,字金门,号霁园。清中叶睢州人。乾隆二十五年(1760年)进士,选翰林院庶吉士。虽在翰林院,但平时穿着十分朴素,有儒者之风。曰纶精通满文,乾隆二十六年授官翰林院检讨,充任国史馆纂修官,负责列传部分。国史总裁官刘统勋学识渊博,位居宰相,深得乾隆皇帝信任,满朝大臣没有不敬畏的。蒋曰纶对刘统勋的批改意见,或从或驳,一字也不迁就,由是颇得刘统勋嘉许。几年后朝延要任用一批御史,曰纶一开始并没有在候选名单上。时任军机大臣的刘统勋说:“蒋曰纶敢和我激烈争辩,真是做御史的好材料。”所以单独推荐蒋曰纶。做了御史后,奉命巡视西城,有个官员横行不法,强夺民妇为妾,蒋曰纶审出实情,依法惩办。不久由御史转户科给事中,再升礼科掌印给事中。先后充任顺天乡试、会试同考官。转任顺天府丞,提督学政。升大理寺卿。时和珅为宰相,知道蒋曰纶品格高尚,多方拉拢,蒋曰纶始终不肯和他交往,因而二十多年仕途艰难。直到嘉庆初年和珅败后,才升任副都御史,不久转礼部右侍郎,充会试总裁官,调工部右侍郎,管理钱法堂事务。嘉庆皇帝有心大用,惜此时蒋曰纶年事已高。嘉庆八年(1803年)卒于工部侍郎任上。

蒋予蒲,字元庭,蒋曰纶子。乾隆四十六年(1781年)进士,选为翰林院庶吉士,升内阁侍读学士,调通政司副使。北京郊区遭水灾,受命赈济灾民,由是深知民间疾苦,一连上六疏,详细陈述灾民苦状,疏本文字清新流畅,刻画动人,传诵一时。累官户部侍郎仓场总督。予蒲祖父辰祥,亦为翰林院庶吉士,故睢州旧有蒋氏父子祖孙“三代翰林”的美称。

人文荟萃之古代

 

时间:2012-06-19 17:37:44 来源: 作者:

数千年的悠久历史,深沉而厚重的文化积淀;广袤无垠的平原黄土;战乱频仍、黄河肆虐下的生灵涂炭;还有鼎盛与衰败巨变沧桑的历史更替,以及那“纹呈五色”的睢、涣二水和那赋予灵气的凤凰之城……所有的一切,让这方古老的土地孕育着大山般伟岸的人文景观,也涌现出灿若群星的名人志士。在名垂青史的风流人物中,既有治国安邦的贤臣良将,也有御敌守土的民族英雄,既有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,又有名扬天下的文人墨客。

东园公唐秉,襄邑人,传曾居襄邑东园,故称东园公。避秦末战乱,隐居商山,与甪(Lù)里先生、绮里季、夏黄公合称“商山四皓”。汉初,数次拒绝朝廷礼聘。刘邦称帝后,立吕后所生之子刘盈为太子。后戚夫人得宠,其子刘如意得刘邦欢心,刘邦遂产生废刘盈立如意为太子之意。吕后闻知甚恐,问计于张良。张良建议让“商山四皓”出山辅佐太子,吕后即命太子卑词厚礼请“四皓”出山。“四皓”见太子谦恭礼士,诚心相邀,便答应了。汉高祖十二年(公元前175年),刘邦抱病平定淮南王黥布之乱,归来病情加重,决心废立。文武大臣百般规谏,刘邦执意不从。一日刘邦于宫中设宴,令刘盈侍候,“四皓”紧随太子入宫,个个须发如雪,衣冠楚楚,举止高雅。刘邦见了大惊,问之,方知是“商山四皓”,大惑不解,问:“我求你们数年,你们都避而不见,今日为何与我儿交游呢?”东园公说:“陛下轻士善骂,臣等义不受辱,因而不见。当今太子仁义孝敬,礼贤下士,天下有识之士愿为太子效死,所以我们来辅佐。”刘邦见刘盈羽翼已丰,遂打消废立之意。刘邦死后,刘盈继位,是为汉惠帝。

卫臻,字公振,三国魏襄邑人。其父卫兹乃汉末名士,曾为曹操谋士。卫臻凭借父亲的功勋赐爵关内侯。魏文帝(曹丕)黄初初年,封安国亭侯。当时群臣共同颂扬魏文帝的功德,以为应受汉禅。独卫臻阐明禅受的真义,称扬汉朝功德。曹丕多次向卫臻示意,并表示“天下的珍宝一定和山阳公(汉献帝)共享”。后升侍中、吏部尚书。魏明帝继位,封康乡侯。累官至司徒,进爵长垣侯。屡次上疏辞官,明帝以旧臣不准,并下诏褒扬他。死后,赠太尉。赐谥号曰“敬”。

江淹,字文通。襄邑人。南朝文学家,政治家,历南朝宋、齐、梁三朝.少年家境贫寒,常以打柴度日。才思敏捷,聪慧好学,早年著有《别赋》,《恨赋》等诗赋问世,影响较大,被称为“江郎”。后举为秀才,踏上仕途.初为主簿,后历任镇军参军兼南东海郡郡丞,尚书驾部郎,骠骑参军事,齐朝时官至吏部尚书,散骑常侍左卫将军,金紫光禄大夫,封为醴陵侯。他青少年时才华横溢,诗赋极佳;走上仕途后,终日忙于政务,遂才思衰退,无暇写诗作赋,时人谓之“才尽”。成语“江郎才尽”由此而来.任职期间,为官清廉,执法严明,判断果敢,不畏权贵,弹劾了许多贪官污吏,深得梁武帝器重。江淹去世,时年六十二。梁武帝为他素服举哀,谥曰宪伯。江淹的名篇《别赋》中“黯然销魂者,唯别离已矣”的千古名句,令伟人毛泽东一生所吟诵。

张廷蕴,襄邑人,五代后唐跟随庄宗征伐四方,每临阵,身先士卒,奋力死战,以至金疮满体。很受庄宗赏识,授官指挥都虞侯。庄宗在魏博时,刘皇后从行,常纵优伶人为非作歹,廷蕴把不法优人全部斩首。后因破李继韬有功,升羽林都指挥使、左监门卫上将军。后晋开运年间(944年)病死。廷蕴虽武夫,然廉洁奉公,敬重士人,历任七州刺史,归葬之日,家无余财。

张谊,字希贾,襄邑人,幼年独自好学。曾潜诣洛阳龙门书院,刻志励学。后唐长兴年间(930-933年)中进士。后晋时,累官中书舍人,因张才识渊博,端明殿学士和凝把他推荐给宰相桑维翰,拜左拾遗,在集贤院修书撰文,经常论及国家大事。

郭贽,字仲仪,宋初襄邑人。太祖乾德(963-967年)中进士及第(状元)。太宗太平兴国(976-984年)中,为著作佐郎、右赞善大夫,兼太子侍讲(太子的老师)。太宗去东宫,出《戒子篇》,命郭贽注解,并令其为诸王子讲说。曾两次主持贡举,累官至参知政事。曹彬为弭德超诬陷,郭贽替曹彬辩冤,曹彬得免。郭贽敢于直谏,曾表示:“我受皇上非常之恩,誓以愚直报答皇上。”太宗问:“愚直有什么好处?”郭贽答:“犹胜奸邪。”真宗继位,拜刑部侍郎,进吏部、秘书监,真宗称之为“纯厚长者”。拜工部尚书。随真宗泰山封禅后,升礼部尚书,78岁去世。真宗因郭贽曾作过他的老师,特亲临灵室哭祭,赠左仆射,谥“文懿”。著有诗文集三十卷。

张去华,字信臣,张谊之子,宋初襄邑人。幼时励志苦读,善于文辞。周世宗平淮南时,去华才18岁,慨然叹曰:“战事还没有结束,老百姓还没有安定,这时用兵打仗,不是治国的长久之计。”于是著《南征赋》、《治民论》献给皇上。下诏面试,授御史台主簿,弃官归家。宋建隆初年,游京师,中进士第一(状元),拜秘书郎。劝朝廷收取桂州。官至工部侍郎。去华姿容美貌,宽和有涵容,尚气节,善谈论。曾经进献《无元论》,提出让农民休养生息,真宗非常赞赏,让他书写龙图阁四壁。著有文集十五卷。

张师德,字尚贤,去华第十子,最受父亲器重。宋真宗到汾阴祭祀,师德献《汾阴大礼颂》,这一年,以进士第一名状元及第,官集贤馆校理。每逢朝政有大事,向外派遣使者,皇上就说:“张师德可以胜任。”契丹、高丽的使者来朝见,也多由张师德主持接待。累官左谏议大夫。著有文集十卷。

郑雍,字公肃,襄邑人,进士。先任兖州推官。韩琦把他的文章推荐给皇帝,诏试满意,授秘书阁校理,后掌管太常礼院。神宗宣仁皇后知道他是个贤才,临朝听政后即升为起居郎,进中书舍人。周种上疏请王安石配享神宗庙,郑雍极力反对,说:“王安石执掌国政不能尽职,若不是先帝神明,罢其宰相,国家遭到破坏损失将不可估量。现在周种一介小民,竟敢妄加横议,请朝廷明正其罪。”朝廷采纳其议。累官至御史中丞。当时枢密院和中书省二府为防干谒,禁止外人求见,郑雍感叹地说:“招纳贤才,布列朝廷,是宰相的职责,对不愿登门求见者,犹当物色访求,怎么还能如此设禁呢?”于是援引贾谊廉耻节行之说以进谏。下诏弛禁。拜尚书右丞,改左丞。后受元佑党狱牵连,改任郑州知州,不久又任成都知府。元符元年(1098年)提举崇福宫,未任而去世。徽宗政和中赠资政殿学士。

许安世,襄邑人,宋英宗治平丁未(1067年)进士第一人(状元),文字为欧阳修、王珪所推许。曾作《公生明赋》、《咏史诗》为世传诵。王安石向朝廷推荐,安世因反对王安石的政见,不肯附会得官。司马光、吕献可、邵尧夫都很器重他。后官至都水员外郎,死于黄州,苏东坡为其助丧。

许翰,字嵩老,襄邑人,进士,召为给事中。北宋末写信给当朝宰相,谓百姓困苦,盗贼并起,天下有危亡之忧,愿罢云中之师,修边保境,与民休息。靖康初年,金兵首次围攻京都未克,退兵,许翰即献决胜之策。当时种师道因年老罢官,许翰说:“师道是名将,沈毅有谋,虽老可用。且金人此行,关系我国生死存亡,应马上起用师道予金人以重创,则中原可保。不然若再次来攻,必有不救之忧。”朝廷未采纳他的建议,遂称病辞官。不久果然有“靖康之变”。东京陷落,徽钦二宗被金人俘虏。高宗继位(1127年)主战派首领李纲推荐许翰做了尚书右丞。后主和派得势,李纲罢官,许翰求去,说:“李纲忠义英发,舍去李纲就没有人辅助中兴,留我在朝也没有什么益处。”高宗不准。黄潜善上奏要求诛杀陈东,许翰对亲近说:“我和陈东都是劝皇上留下李纲的,陈东被诛,我还能留在朝堂上吗?”一连八次上疏辞官,以资政殿学士提举洞霄宫。去世后赠光禄大夫。许翰通经术,正直不挠,历事三朝,终不得志。著有《论语解》、《春秋传》若干卷。

许忻,两宋之际襄邑人。许忻初中进士时,奸相蔡京当国,权倾天下,听说许忻人才学问俱佳,就要把女儿嫁给许忻。许忻却不愿意攀龙附凤,明确表示蔡氏女不是自己的理想配偶。由此得罪蔡京,不得除授官职。南宋初年,赵鼎拜相,素知许忻才智非同一般,便向他咨询朝政。许忻即列举亟待革除之弊政十条献上,大受重视。高宗召见,许忻对答如流,龙颜大悦,退朝后私下对近臣说:“朕近日得一人,卿认识他吗?”当时宋金两国议和,主和派占主导地位。许忻却极言金人狡诈多变,应做两手准备。以致抵触时议,不得大用,外出为湖广运判,迁韶州知州。历官数年,廉明自持。家本贫穷,辞官后仍贫寒如昔。晚年流寓江西临川,以闭户读书为乐。

孙德谦,元末睢州人,官中书左丞、大同行省平章事。明军攻大同,德谦据城固守,誓不投降,城破而死。手书《自决》等诗数章,辞意慷慨。诗云:“有计难为用,心驰东北天;偷生难度日,何面见诸贤。”其二云:“忠孝人之本,临危欲要坚;偷生恐辱国,魂气迸山川。”《付诸子诗》云:“我今忠为国,汝等孝持身;忠孝各尽道,庶几报君亲。”《付诸将诗》云:“固守孤城众议深,岂知共事负初心;如今有计难为用,泪血哭干痛不禁。”其二云:“城陷身羁事已违,孤忠耿耿欲何依;谁知一片丹心苦,日逐白云东北飞。”

韩政,睢州人。元末追随朱元璋起兵中原,授江淮行省平章政事,带兵取濠州,克安丰,平浙右,北伐中原,分兵扼守黄河,阻断元朝山东援兵。攻取益都、济南、济宁、东平,改任山东行省平章政事。大将军徐达攻打元都,下令韩政会师东昌,镇抚临清。元都既定,又令政分兵守广平。蚁尖寨在林虑山西北20里,元右丞相庸等据寨剽掠,大将军徐达攻克诸山寨,惟蚁尖寨久攻不下。韩政攻寨,庸投降。调韩政征伐陕西,还兵守御河北。洪武三年(1370年),封韩政开国辅运推试宣力武臣、荣禄大夫、柱国、东平侯,世袭俸禄1500石,赐铁券。移镇山东。不久又征河北,招抚流亡,出居庸关,直捣应昌。取火林,深入土剌部,进至阿鲁浑河,大胜而归。出巡河南,再巡陕西,练兵临清。洪武十一年(1378年)卒,明太祖朱元璋亲临其丧,赠郓国公。

李干,字贞臣,明初睢州人。元末,以国子生出仕,为扩廓帖木儿幕僚,被朱元璋军俘虏,安置在镇江。不久升入司农司,参预议礼、议律、议官制。明初设六部时,为吏部郎。出为陕西行省郎中兼秦府参军。后召入翰林待诏直内阁,因年老辞官,侨居苏州。李干精通先代典籍,参与明初各项典章制度的制定,议论精当,为当时所推重。

李孟旸,字时雍,明朝睢州人,成化进士,官户部给事中。曾到大同盘查粮库,回朝以后,陈奏加强边备的十件事,为朝廷采纳。甲辰(1484年)出使占城(今越南南部),当时占城王被安南(今越南北部)王杀害,朝廷派遣使者封占城王之弟齐亚麻勿庵为王,诏书未至而勿庵已死,他的臣下提婆苔窃取了封印。朝廷又派遣孟旸封王的二弟古来为王。孟旸上言:“占城地处险要偏僻,和安南之间的矛盾还未平息,提婆苔又生篡位野心,万一不听朝廷命令,就会损害中国的威信。应当让占城派遣使者,令使者传命古来,同时下诏安南,令其悔过,不再与占城相争。”皇上采纳他的建议,数年之后,古来终于来崖州接受了明朝封诰。弘治中任湖广参政,分守常德,升广西左布政使,再升右副都御史,提督南京粮储。转南京户部侍郎,晋工部尚书。南京守备太监多次到孟旸处诉说南京宫殿毁坏,请予修缮。孟旸说:“国家已定都北京,修此何为?”此议方止。南京郊区多产芦苇,苇课是一项很大的收入。年久逐渐被权势人家侵夺。孟旸一一清理,课税增多,国用充足而民不被骚扰。有人以受灾请减免苇课,孟旸认为:洲人争着佃苇,可想其利很大,如果免其课税,则国用不足,必加重百姓负担,是有损于根本而有益于蛀虫,加以拒绝。正德初年,三次上疏请求致仕。卒年78岁。著有《南冈集奏议》、《睢州志》等。孟旸身材高大魁梧,胸怀宽广,恼怒不加于仆役。其弟孟晊,同榜进士。孟旸官给事中,孟晊官御史,时人称为“双凤”。

蔡天祜,字成之,睢州人,号石岗。其父蔡晟,明成化进士,曾任山东济南府知府。天祜弘治乙丑进士,改翰林院庶吉士,授吏科给事中。正直敢言,对诏旨认为不当的,敢于封还驳正,因而触怒权臣,被排挤出京,任福建按察司佥事。当时正值江西盗起,朝廷议定调福建的兵协助剿灭,天祜率兵平定了盗贼。转任山东副使,时值荒年,天祜多方节俭,救饥民数万人。造圩田数万顷,百姓名之为“蔡公田”。济南龙山、淄川盗起,骚扰百姓,天祜捕获贼首,馀皆溃散。转任陕西参政,升山西按察司使。嘉靖三年(1524年),大同五堡守军作乱,巡抚都御史张文锦被乱军杀害,朝廷震惊。议由侍郎胡瓒率兵征讨,乱兵欲生畏死,聚众谋叛。朝廷以天祜为巡抚,前往大同平叛。他冒险单骑前往乱军营中,恩威并举,晓以利害,果断处置,斩首恶十余人示众,胁从者不问,局势很快得到控制,再无反复。嘉靖皇帝说:“有臣如此,纾吾远虑。”升兵部侍郎,奉诏还京,大同百姓户户香花净水泣于道旁,哭声震野,且送且留300余里,并立生祠祭祀。嘉靖十二年(1533年),大同又发生兵变,朝延再次起用蔡天祜,惜于途中病逝。天祜多才多艺,弹琴围棋,射的投矢,演阵占象,诗词歌赋,无不精湛。清代汤斌说:“吾乡先辈名臣,必以石岗公为首,其人品甚高,所用未尽其才。”

鲁邦彦,字正卿,睢州人,七岁丧父,家境贫困。从师学习,稍知经义,就认识到应该向圣贤看齐。励志苦读,日背诵千余言。嘉靖二十八年(1549年)省试中解元(举人第一名),二十九年成进士。授官行人。奉命出使唐藩,唐王赠以金银。邦彦辞谢。唐王又赠送礼物,邦彦说:“每日有美食、美酒享用,不敢再受礼物。”三年满考,依例当选备皇帝侍从官,即令不选,也可作郎官,没有再放回故署的。当时奸相严嵩掌国政,邦彦从不与结交。按惯例,吏部文选司郎官,因手握选拔文官大权,都傲慢无理,上朝时其他各部郎官没有谁敢和他们争先后或者并行的,独邦彦与之抗礼,所以迟迟不能升迁。因挂念母亲年老,请求终养回乡。闭门谢客,精研经术,当时海内学者多宗法王守仁,邦彦专攻程、朱之学。隆庆改元(1567年),寻访先朝俊杰,由台省联名推荐,起邦彦为吏部主事,改光禄丞,皆不受。鲁邦彦精通经学,留心国家大事,对当朝掌权者皆危言忠告。人们私下议论说:“鲁君议论太高,怪不得难以升官!”杨嵩为吏部尚书,劝邦彦出山,写信说:“海内以您是否出仕来衡量天下是不是有道。”著名学者耿定向说:“临大节不可夺其志,我相信鲁君。”著有《河图洛书说》、《大学讲》、《中庸解》、《就正录》等,皆中正精实,发前人所未发之论。巡按御史题其门额曰“理学名贤”。

张一霁,字天光,睢州人,嘉靖三十五年(1556年)进士,历官衡州知府,为政宽和。升参政。督粮苏松时,大学士高拱当权,想报复他的前任华亭县人徐阶,示意张一霁加以诬谄。一霁严辞拒绝,称病归家,闭门谢客,而声望更高。后被起用为山西按察使,转任浙江左布政使。当年浙江西部发生水灾,宦官被派到浙江督织造者,反而大肆搜刮,百姓不堪忍受。一霁依法裁抑,宦官大为不满,一霁感叹地说:“直道不容,吾其行乎!”再次上疏致仕。一霁在家乡多行善事,被称为“善张”。

皇甫仲和,明初睢州人。洪武间为天文生,历升钦天监正。据《明史》本传,永乐皇帝北征元朝残余势力,袁忠彻以星相、仲和以占卜随军。一日,军队进至大漠北,帝犹疑不决,欲还师,召仲和占卜,仲和占后说:“今日未申间有警。”并指出敌军来袭的方向,以及战事结果是我军先败后胜,帝又召袁忠彻问之,和皇甫仲和所言相同。永乐帝以二人相互串通,发怒说今日无事,定斩二人。后敌果于占卜测定的时间蜂涌而至,明军初次冲锋受挫,后总兵谭广率精兵舞盾牌砍敌马腿,战场疾风扬沙,敌人败退。帝欲乘夜回军,二人劝阻说:“不可,明日必来投诚,待敌投降后,再整军而归。”第二天,敌人果来投降,说:“不知皇上在此。”正统十四年(1449年),仲和已老,英宗受宦官王振欺骗,要亲征瓦剌。百官谏阻不听。仲和审时度势,建议先立储君,以防敌人劫持皇上以要挟,后果有土木堡之变,英宗被俘。敌人兵临城下,人心震动。仲和仰观天象,预言敌兵必退。第二天,总兵杨洪自宣府、石亨自大同带兵驰援北京,不数日,敌退。

孙坤,字顺夫,睢州人,明世宗嘉靖四十一年(1562年)进士。授刑部主事,升肃州兵备副使。肃州离嘉峪关仅70里,常受游牧民族兵马骚扰。为确保边境安全,孙坤整顿军纪,加强巡逻侦察,抚慰军民,修筑长城,边境得以安定。转四川参政,累官至湖广巡抚。当时有给皇宫采伐木料的差役,又有贵州苗民暴乱,久拒官军。官府帑币匮乏,人民穷困。孙坤以民为本,独持大体,考察权衡利害,掌握时机,捐俸治理蜀道,以便利往来。采伐大木如法早办,受到朝廷嘉奖。贵州苗民作乱,孙坤晓以利害,只惩办为首数人,不发一矢,不遣一卒,而乱平。因功高遭忌,遂辞官隐居林下,卒于家。

傅性敏,字维学,睢州人,明隆庆二年(1568年)进士,任龙游县知县。龙游本无县城,性敏到任始修筑。升兵部武选司主事,改车驾司郎中,任承天府知府。承天是嘉靖皇帝之父陵墓所在地,按旧例,知府以上的官都要参见守陵的宦官,性敏抗礼不为所屈。当时权相张居正大办其父丧事,巡抚以下官员都穿丧服哭临,只有傅性敏一人素服角带,一吊而已,因此得罪张居正,被贬为福建盐运司同知。不久升庆阳府知府,当时庆阳遇荒年,性敏发官仓赈济灾民。改任陕西苑马寺少卿,兼按察司佥事,辞官归家,闭门读书。

李汝华,字茂夫,号桂亭,睢州人,明万历四年(1580年)进士。官至户部尚书。李汝华居官清廉,正色立朝,裁断果决,据理依法,不畏权势,又体察下情。出任江西南赣巡抚时,正值倭寇侵略朝鲜,他挑选精锐士卒前往朝鲜抗击倭寇。明神宗朱翊钧,贪财如命,派宦官四处加征矿税,地方官吏稍有不从,或革职,或逮治,全国民怨沸腾。汝华奋力抵制税使矿监,宦官们便以抗旨相威胁,他毫不动摇,并上书陈说矿税利弊,要求撤回宦官。掌管户部主持国家财政时,国库空虚,入不敷出。他采取一系列改革措施,开源节流,缓和了明王朝的财政危机。李汝华办事精干老练,下级请示问题,立刻明确答复。公文堆积如山,他信手批阅,却少有差错。后兼掌吏部。万历时朝廷缺官往往不补,以至于李汝华一人兼吏、户两部二尚书、五侍郎之任。他主持二部长达十一年之久。虽善于理财,苦心经营,但不可能从根本上扭转明朝财政危机,他请求神宗把专供皇宫开支的金花银拿出一些补贴国库,遭到了神宗严厉斥责。他请求辞职,皇帝不理不睬,直到明神宗驾崩,熹宗即位,才被准去职返乡,卒于家中。

袁可立,字礼卿,号节寰,明末睢州人。万历十七年(1589年)进士,官至兵部尚书。他任苏州推官时,因知府石昆玉清廉好义,被巡抚诬陷下狱。他不顾巡抚阻挠,鼎力为其昭雪。任监察御史时,巡视京都西城,遇宦官仗势杀人,他予以严惩,皇帝下旨赦免宦官,可立却坚持原判。当时,以论救因直谏罢官者为禁忌,可立独上书论其利弊,言词激切,万历皇帝大怒,下诏夺俸一年。有一御史触怒辅臣(内阁大学士),辅臣以他事怂恿皇帝予以严惩。众御史拜访辅臣说情,辅臣说:“他触犯圣怒,挽救也无济于事。”可立说:“只怕是您不愿意相救吧!”辅臣一时语塞。众人皆惊。不久便被削职归里。光宗继位,奉诏起任尚宝司丞,升少卿。转太仆卿,因上书陈说边境急务,受皇上赞许而升左通政,不久以右佥都御史巡抚登州莱州。参与镇压白莲教之乱有功,升兵部侍郎。天启末年魏忠贤专权,袁可立不肯附和,于是加兵部尚书、太子少保致仕。著有《抚登疏稿》、《弗过堂集》。

汤斌,字孔伯,清代重臣之首,中原名儒,著名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史学家。他一生清正廉明,政绩斐然。汤斌一生以学问治天下、以学问辨是非、以学问教后辈。他不但是理学的创新者,而且是理学的实践者。他从1660年归家丁忧起,近二十年间无闻于宦海,而是沉心于做学问。这种磊落的为 人作风,真正体现了一个知进知退、当进则进、当退则退的儒家风范,这在当时那样一个官本思想充斥、世风日益浮躁的年代,确实是难能可贵的。他著有《潜庵语录》、《潜庵文钞》、《春秋增注》等十几部书。同时,他教子有方,四个儿子汤溥、汤浚、汤沆、汤准皆有经天纬地之才,特别是四子汤准是清代著名的文学家,著有《临漪园诗集》。他的名作《桃花源》诗,以“能使此心无魏晋,寰中处处是桃源”的境界,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赞扬。汤斌一生主要活动于顺治、 康熙两代,历任陕西布政使司副使、江西布政使司参政、翰林院侍讲、《明史》总裁、《大清会典》副总裁、礼部侍郎、江苏巡抚、礼部尚书、工部尚书等职。他政绩突出,道德清纯,文章清雅,在哲学、史学、文学等方面都有杰出贡献。汤斌担任江苏巡抚两年后升任礼部尚书,离任之日,苏州百姓罢市三日,痛哭挽留,其情其景,感人至深。他去世后,颇得后人赞誉。朝廷赐给他的谥号是“文正公”。这是封建社会最高的谥号,整个清王朝,得到这个谥号的只有八个人。清代散文学家方苞称赞他:“国朝语名臣,必首推睢州汤公。”汤斌为康熙盛世“清官册上的第一名”。台湾著名史学家高阳称他为“天下清官第一”。

田兰芳,字梁紫,号篑山,清初睢州人,中州名儒。生于世宦之家。幼年丧父,酷爱读书,学诗于张心若,诵读《诗经》,汉魏骚、赋,唐宋诗词,“目不停玩,手不停批”。其批点经、史、子、集,评跋工密,独有见解。为人谦虚诚恳,遇事有主见,“峻以持已,和以待人”,与人处不择贤愚。早年疾恶如仇,不满于世俗的虚伪欺诈,晚年涵养愈粹,性情归于平和。崇尚安逸清静,尤精研性理之学。为学严谨,以不自欺为根底。曾遍访张仲诚、徐迩黄等名流,相互切磋,因而所造益深,所积益厚,被学者推为儒门正宗。讲学于梁、宋各书院,门人众多。他生活简朴,崇尚自然。汤斌自岭北道归家,曾访田兰芳于荒村破屋中,二人同眠草榻,探究为学之道。田兰芳一生为文为诗,著作颇丰,有《逸德轩文集》传世。死后,门人私谥“诚确先生”。

王绅,字公垂,睢州人,清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进士,改庶吉士,补工科给事中。当时河务刚刚兴起,皇上命河道总督九卿面议。王绅说:“河道总督与九卿意见不同,强使统一将有害事体,事权归一,功才可成。”以此意上奏,其议乃定。升大理少卿。以刑狱事关人命,不可草率,每案反复评审,务必公正。晋都察院左佥都御史,修筑河堤,升户部右侍郎。有盐商请借国库白银二万两,按息付利,王绅力排众议,坚持不许。奉使浙江祭夏禹王陵,事毕后,地方馈赠一介不受。又奉使遣送山东流民,车船准备齐备,无一人失所。康熙四十五年(1706年)卒于京邸。

蒋蔚,原名蒋万祀,睢州人,清康熙五十四年(1715年)进士,授官吏部主事,升户部员外郎。一次皇上召蒋蔚询问吏、户两部利弊,蒋蔚据实奏闻,且一一剖析,对答如流,大受雍正皇帝赞许。不久山东学政因失职被罢免,诏蒋蔚接任,当即有人反对说,学政一职非翰林出身者不得充任,是本朝的惯例,蒋蔚没有做过翰林官,不能当山东学政。哪知道雍正当天即授蒋蔚翰林院检讨,反对者见皇上如此宠待,都很吃惊,不敢再说三道四。蒋蔚一连做了两任山东学政,深得山东读书人爱戴。继而又两任四川学政,充乡试会试同考官。英年卒于京师。归葬之日,家贫难以成行,得同僚及学生捐助才将其灵柩运回睢州安葬。

蒋曰纶,字金门,号霁园。清中叶睢州人。乾隆二十五年(1760年)进士,选翰林院庶吉士。虽在翰林院,但平时穿着十分朴素,有儒者之风。曰纶精通满文,乾隆二十六年授官翰林院检讨,充任国史馆纂修官,负责列传部分。国史总裁官刘统勋学识渊博,位居宰相,深得乾隆皇帝信任,满朝大臣没有不敬畏的。蒋曰纶对刘统勋的批改意见,或从或驳,一字也不迁就,由是颇得刘统勋嘉许。几年后朝延要任用一批御史,曰纶一开始并没有在候选名单上。时任军机大臣的刘统勋说:“蒋曰纶敢和我激烈争辩,真是做御史的好材料。”所以单独推荐蒋曰纶。做了御史后,奉命巡视西城,有个官员横行不法,强夺民妇为妾,蒋曰纶审出实情,依法惩办。不久由御史转户科给事中,再升礼科掌印给事中。先后充任顺天乡试、会试同考官。转任顺天府丞,提督学政。升大理寺卿。时和珅为宰相,知道蒋曰纶品格高尚,多方拉拢,蒋曰纶始终不肯和他交往,因而二十多年仕途艰难。直到嘉庆初年和珅败后,才升任副都御史,不久转礼部右侍郎,充会试总裁官,调工部右侍郎,管理钱法堂事务。嘉庆皇帝有心大用,惜此时蒋曰纶年事已高。嘉庆八年(1803年)卒于工部侍郎任上。

蒋予蒲,字元庭,蒋曰纶子。乾隆四十六年(1781年)进士,选为翰林院庶吉士,升内阁侍读学士,调通政司副使。北京郊区遭水灾,受命赈济灾民,由是深知民间疾苦,一连上六疏,详细陈述灾民苦状,疏本文字清新流畅,刻画动人,传诵一时。累官户部侍郎仓场总督。予蒲祖父辰祥,亦为翰林院庶吉士,故睢州旧有蒋氏父子祖孙“三代翰林”的美称。

人文荟萃之古代

 

时间:2012-06-19 17:37:44 来源: 作者:

数千年的悠久历史,深沉而厚重的文化积淀;广袤无垠的平原黄土;战乱频仍、黄河肆虐下的生灵涂炭;还有鼎盛与衰败巨变沧桑的历史更替,以及那“纹呈五色”的睢、涣二水和那赋予灵气的凤凰之城……所有的一切,让这方古老的土地孕育着大山般伟岸的人文景观,也涌现出灿若群星的名人志士。在名垂青史的风流人物中,既有治国安邦的贤臣良将,也有御敌守土的民族英雄,既有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,又有名扬天下的文人墨客。

东园公唐秉,襄邑人,传曾居襄邑东园,故称东园公。避秦末战乱,隐居商山,与甪(Lù)里先生、绮里季、夏黄公合称“商山四皓”。汉初,数次拒绝朝廷礼聘。刘邦称帝后,立吕后所生之子刘盈为太子。后戚夫人得宠,其子刘如意得刘邦欢心,刘邦遂产生废刘盈立如意为太子之意。吕后闻知甚恐,问计于张良。张良建议让“商山四皓”出山辅佐太子,吕后即命太子卑词厚礼请“四皓”出山。“四皓”见太子谦恭礼士,诚心相邀,便答应了。汉高祖十二年(公元前175年),刘邦抱病平定淮南王黥布之乱,归来病情加重,决心废立。文武大臣百般规谏,刘邦执意不从。一日刘邦于宫中设宴,令刘盈侍候,“四皓”紧随太子入宫,个个须发如雪,衣冠楚楚,举止高雅。刘邦见了大惊,问之,方知是“商山四皓”,大惑不解,问:“我求你们数年,你们都避而不见,今日为何与我儿交游呢?”东园公说:“陛下轻士善骂,臣等义不受辱,因而不见。当今太子仁义孝敬,礼贤下士,天下有识之士愿为太子效死,所以我们来辅佐。”刘邦见刘盈羽翼已丰,遂打消废立之意。刘邦死后,刘盈继位,是为汉惠帝。

卫臻,字公振,三国魏襄邑人。其父卫兹乃汉末名士,曾为曹操谋士。卫臻凭借父亲的功勋赐爵关内侯。魏文帝(曹丕)黄初初年,封安国亭侯。当时群臣共同颂扬魏文帝的功德,以为应受汉禅。独卫臻阐明禅受的真义,称扬汉朝功德。曹丕多次向卫臻示意,并表示“天下的珍宝一定和山阳公(汉献帝)共享”。后升侍中、吏部尚书。魏明帝继位,封康乡侯。累官至司徒,进爵长垣侯。屡次上疏辞官,明帝以旧臣不准,并下诏褒扬他。死后,赠太尉。赐谥号曰“敬”。

江淹,字文通。襄邑人。南朝文学家,政治家,历南朝宋、齐、梁三朝.少年家境贫寒,常以打柴度日。才思敏捷,聪慧好学,早年著有《别赋》,《恨赋》等诗赋问世,影响较大,被称为“江郎”。后举为秀才,踏上仕途.初为主簿,后历任镇军参军兼南东海郡郡丞,尚书驾部郎,骠骑参军事,齐朝时官至吏部尚书,散骑常侍左卫将军,金紫光禄大夫,封为醴陵侯。他青少年时才华横溢,诗赋极佳;走上仕途后,终日忙于政务,遂才思衰退,无暇写诗作赋,时人谓之“才尽”。成语“江郎才尽”由此而来.任职期间,为官清廉,执法严明,判断果敢,不畏权贵,弹劾了许多贪官污吏,深得梁武帝器重。江淹去世,时年六十二。梁武帝为他素服举哀,谥曰宪伯。江淹的名篇《别赋》中“黯然销魂者,唯别离已矣”的千古名句,令伟人毛泽东一生所吟诵。

张廷蕴,襄邑人,五代后唐跟随庄宗征伐四方,每临阵,身先士卒,奋力死战,以至金疮满体。很受庄宗赏识,授官指挥都虞侯。庄宗在魏博时,刘皇后从行,常纵优伶人为非作歹,廷蕴把不法优人全部斩首。后因破李继韬有功,升羽林都指挥使、左监门卫上将军。后晋开运年间(944年)病死。廷蕴虽武夫,然廉洁奉公,敬重士人,历任七州刺史,归葬之日,家无余财。

张谊,字希贾,襄邑人,幼年独自好学。曾潜诣洛阳龙门书院,刻志励学。后唐长兴年间(930-933年)中进士。后晋时,累官中书舍人,因张才识渊博,端明殿学士和凝把他推荐给宰相桑维翰,拜左拾遗,在集贤院修书撰文,经常论及国家大事。

郭贽,字仲仪,宋初襄邑人。太祖乾德(963-967年)中进士及第(状元)。太宗太平兴国(976-984年)中,为著作佐郎、右赞善大夫,兼太子侍讲(太子的老师)。太宗去东宫,出《戒子篇》,命郭贽注解,并令其为诸王子讲说。曾两次主持贡举,累官至参知政事。曹彬为弭德超诬陷,郭贽替曹彬辩冤,曹彬得免。郭贽敢于直谏,曾表示:“我受皇上非常之恩,誓以愚直报答皇上。”太宗问:“愚直有什么好处?”郭贽答:“犹胜奸邪。”真宗继位,拜刑部侍郎,进吏部、秘书监,真宗称之为“纯厚长者”。拜工部尚书。随真宗泰山封禅后,升礼部尚书,78岁去世。真宗因郭贽曾作过他的老师,特亲临灵室哭祭,赠左仆射,谥“文懿”。著有诗文集三十卷。

张去华,字信臣,张谊之子,宋初襄邑人。幼时励志苦读,善于文辞。周世宗平淮南时,去华才18岁,慨然叹曰:“战事还没有结束,老百姓还没有安定,这时用兵打仗,不是治国的长久之计。”于是著《南征赋》、《治民论》献给皇上。下诏面试,授御史台主簿,弃官归家。宋建隆初年,游京师,中进士第一(状元),拜秘书郎。劝朝廷收取桂州。官至工部侍郎。去华姿容美貌,宽和有涵容,尚气节,善谈论。曾经进献《无元论》,提出让农民休养生息,真宗非常赞赏,让他书写龙图阁四壁。著有文集十五卷。

张师德,字尚贤,去华第十子,最受父亲器重。宋真宗到汾阴祭祀,师德献《汾阴大礼颂》,这一年,以进士第一名状元及第,官集贤馆校理。每逢朝政有大事,向外派遣使者,皇上就说:“张师德可以胜任。”契丹、高丽的使者来朝见,也多由张师德主持接待。累官左谏议大夫。著有文集十卷。

郑雍,字公肃,襄邑人,进士。先任兖州推官。韩琦把他的文章推荐给皇帝,诏试满意,授秘书阁校理,后掌管太常礼院。神宗宣仁皇后知道他是个贤才,临朝听政后即升为起居郎,进中书舍人。周种上疏请王安石配享神宗庙,郑雍极力反对,说:“王安石执掌国政不能尽职,若不是先帝神明,罢其宰相,国家遭到破坏损失将不可估量。现在周种一介小民,竟敢妄加横议,请朝廷明正其罪。”朝廷采纳其议。累官至御史中丞。当时枢密院和中书省二府为防干谒,禁止外人求见,郑雍感叹地说:“招纳贤才,布列朝廷,是宰相的职责,对不愿登门求见者,犹当物色访求,怎么还能如此设禁呢?”于是援引贾谊廉耻节行之说以进谏。下诏弛禁。拜尚书右丞,改左丞。后受元佑党狱牵连,改任郑州知州,不久又任成都知府。元符元年(1098年)提举崇福宫,未任而去世。徽宗政和中赠资政殿学士。

许安世,襄邑人,宋英宗治平丁未(1067年)进士第一人(状元),文字为欧阳修、王珪所推许。曾作《公生明赋》、《咏史诗》为世传诵。王安石向朝廷推荐,安世因反对王安石的政见,不肯附会得官。司马光、吕献可、邵尧夫都很器重他。后官至都水员外郎,死于黄州,苏东坡为其助丧。

许翰,字嵩老,襄邑人,进士,召为给事中。北宋末写信给当朝宰相,谓百姓困苦,盗贼并起,天下有危亡之忧,愿罢云中之师,修边保境,与民休息。靖康初年,金兵首次围攻京都未克,退兵,许翰即献决胜之策。当时种师道因年老罢官,许翰说:“师道是名将,沈毅有谋,虽老可用。且金人此行,关系我国生死存亡,应马上起用师道予金人以重创,则中原可保。不然若再次来攻,必有不救之忧。”朝廷未采纳他的建议,遂称病辞官。不久果然有“靖康之变”。东京陷落,徽钦二宗被金人俘虏。高宗继位(1127年)主战派首领李纲推荐许翰做了尚书右丞。后主和派得势,李纲罢官,许翰求去,说:“李纲忠义英发,舍去李纲就没有人辅助中兴,留我在朝也没有什么益处。”高宗不准。黄潜善上奏要求诛杀陈东,许翰对亲近说:“我和陈东都是劝皇上留下李纲的,陈东被诛,我还能留在朝堂上吗?”一连八次上疏辞官,以资政殿学士提举洞霄宫。去世后赠光禄大夫。许翰通经术,正直不挠,历事三朝,终不得志。著有《论语解》、《春秋传》若干卷。

许忻,两宋之际襄邑人。许忻初中进士时,奸相蔡京当国,权倾天下,听说许忻人才学问俱佳,就要把女儿嫁给许忻。许忻却不愿意攀龙附凤,明确表示蔡氏女不是自己的理想配偶。由此得罪蔡京,不得除授官职。南宋初年,赵鼎拜相,素知许忻才智非同一般,便向他咨询朝政。许忻即列举亟待革除之弊政十条献上,大受重视。高宗召见,许忻对答如流,龙颜大悦,退朝后私下对近臣说:“朕近日得一人,卿认识他吗?”当时宋金两国议和,主和派占主导地位。许忻却极言金人狡诈多变,应做两手准备。以致抵触时议,不得大用,外出为湖广运判,迁韶州知州。历官数年,廉明自持。家本贫穷,辞官后仍贫寒如昔。晚年流寓江西临川,以闭户读书为乐。

孙德谦,元末睢州人,官中书左丞、大同行省平章事。明军攻大同,德谦据城固守,誓不投降,城破而死。手书《自决》等诗数章,辞意慷慨。诗云:“有计难为用,心驰东北天;偷生难度日,何面见诸贤。”其二云:“忠孝人之本,临危欲要坚;偷生恐辱国,魂气迸山川。”《付诸子诗》云:“我今忠为国,汝等孝持身;忠孝各尽道,庶几报君亲。”《付诸将诗》云:“固守孤城众议深,岂知共事负初心;如今有计难为用,泪血哭干痛不禁。”其二云:“城陷身羁事已违,孤忠耿耿欲何依;谁知一片丹心苦,日逐白云东北飞。”

韩政,睢州人。元末追随朱元璋起兵中原,授江淮行省平章政事,带兵取濠州,克安丰,平浙右,北伐中原,分兵扼守黄河,阻断元朝山东援兵。攻取益都、济南、济宁、东平,改任山东行省平章政事。大将军徐达攻打元都,下令韩政会师东昌,镇抚临清。元都既定,又令政分兵守广平。蚁尖寨在林虑山西北20里,元右丞相庸等据寨剽掠,大将军徐达攻克诸山寨,惟蚁尖寨久攻不下。韩政攻寨,庸投降。调韩政征伐陕西,还兵守御河北。洪武三年(1370年),封韩政开国辅运推试宣力武臣、荣禄大夫、柱国、东平侯,世袭俸禄1500石,赐铁券。移镇山东。不久又征河北,招抚流亡,出居庸关,直捣应昌。取火林,深入土剌部,进至阿鲁浑河,大胜而归。出巡河南,再巡陕西,练兵临清。洪武十一年(1378年)卒,明太祖朱元璋亲临其丧,赠郓国公。

李干,字贞臣,明初睢州人。元末,以国子生出仕,为扩廓帖木儿幕僚,被朱元璋军俘虏,安置在镇江。不久升入司农司,参预议礼、议律、议官制。明初设六部时,为吏部郎。出为陕西行省郎中兼秦府参军。后召入翰林待诏直内阁,因年老辞官,侨居苏州。李干精通先代典籍,参与明初各项典章制度的制定,议论精当,为当时所推重。

李孟旸,字时雍,明朝睢州人,成化进士,官户部给事中。曾到大同盘查粮库,回朝以后,陈奏加强边备的十件事,为朝廷采纳。甲辰(1484年)出使占城(今越南南部),当时占城王被安南(今越南北部)王杀害,朝廷派遣使者封占城王之弟齐亚麻勿庵为王,诏书未至而勿庵已死,他的臣下提婆苔窃取了封印。朝廷又派遣孟旸封王的二弟古来为王。孟旸上言:“占城地处险要偏僻,和安南之间的矛盾还未平息,提婆苔又生篡位野心,万一不听朝廷命令,就会损害中国的威信。应当让占城派遣使者,令使者传命古来,同时下诏安南,令其悔过,不再与占城相争。”皇上采纳他的建议,数年之后,古来终于来崖州接受了明朝封诰。弘治中任湖广参政,分守常德,升广西左布政使,再升右副都御史,提督南京粮储。转南京户部侍郎,晋工部尚书。南京守备太监多次到孟旸处诉说南京宫殿毁坏,请予修缮。孟旸说:“国家已定都北京,修此何为?”此议方止。南京郊区多产芦苇,苇课是一项很大的收入。年久逐渐被权势人家侵夺。孟旸一一清理,课税增多,国用充足而民不被骚扰。有人以受灾请减免苇课,孟旸认为:洲人争着佃苇,可想其利很大,如果免其课税,则国用不足,必加重百姓负担,是有损于根本而有益于蛀虫,加以拒绝。正德初年,三次上疏请求致仕。卒年78岁。著有《南冈集奏议》、《睢州志》等。孟旸身材高大魁梧,胸怀宽广,恼怒不加于仆役。其弟孟晊,同榜进士。孟旸官给事中,孟晊官御史,时人称为“双凤”。

蔡天祜,字成之,睢州人,号石岗。其父蔡晟,明成化进士,曾任山东济南府知府。天祜弘治乙丑进士,改翰林院庶吉士,授吏科给事中。正直敢言,对诏旨认为不当的,敢于封还驳正,因而触怒权臣,被排挤出京,任福建按察司佥事。当时正值江西盗起,朝廷议定调福建的兵协助剿灭,天祜率兵平定了盗贼。转任山东副使,时值荒年,天祜多方节俭,救饥民数万人。造圩田数万顷,百姓名之为“蔡公田”。济南龙山、淄川盗起,骚扰百姓,天祜捕获贼首,馀皆溃散。转任陕西参政,升山西按察司使。嘉靖三年(1524年),大同五堡守军作乱,巡抚都御史张文锦被乱军杀害,朝廷震惊。议由侍郎胡瓒率兵征讨,乱兵欲生畏死,聚众谋叛。朝廷以天祜为巡抚,前往大同平叛。他冒险单骑前往乱军营中,恩威并举,晓以利害,果断处置,斩首恶十余人示众,胁从者不问,局势很快得到控制,再无反复。嘉靖皇帝说:“有臣如此,纾吾远虑。”升兵部侍郎,奉诏还京,大同百姓户户香花净水泣于道旁,哭声震野,且送且留300余里,并立生祠祭祀。嘉靖十二年(1533年),大同又发生兵变,朝延再次起用蔡天祜,惜于途中病逝。天祜多才多艺,弹琴围棋,射的投矢,演阵占象,诗词歌赋,无不精湛。清代汤斌说:“吾乡先辈名臣,必以石岗公为首,其人品甚高,所用未尽其才。”

鲁邦彦,字正卿,睢州人,七岁丧父,家境贫困。从师学习,稍知经义,就认识到应该向圣贤看齐。励志苦读,日背诵千余言。嘉靖二十八年(1549年)省试中解元(举人第一名),二十九年成进士。授官行人。奉命出使唐藩,唐王赠以金银。邦彦辞谢。唐王又赠送礼物,邦彦说:“每日有美食、美酒享用,不敢再受礼物。”三年满考,依例当选备皇帝侍从官,即令不选,也可作郎官,没有再放回故署的。当时奸相严嵩掌国政,邦彦从不与结交。按惯例,吏部文选司郎官,因手握选拔文官大权,都傲慢无理,上朝时其他各部郎官没有谁敢和他们争先后或者并行的,独邦彦与之抗礼,所以迟迟不能升迁。因挂念母亲年老,请求终养回乡。闭门谢客,精研经术,当时海内学者多宗法王守仁,邦彦专攻程、朱之学。隆庆改元(1567年),寻访先朝俊杰,由台省联名推荐,起邦彦为吏部主事,改光禄丞,皆不受。鲁邦彦精通经学,留心国家大事,对当朝掌权者皆危言忠告。人们私下议论说:“鲁君议论太高,怪不得难以升官!”杨嵩为吏部尚书,劝邦彦出山,写信说:“海内以您是否出仕来衡量天下是不是有道。”著名学者耿定向说:“临大节不可夺其志,我相信鲁君。”著有《河图洛书说》、《大学讲》、《中庸解》、《就正录》等,皆中正精实,发前人所未发之论。巡按御史题其门额曰“理学名贤”。

张一霁,字天光,睢州人,嘉靖三十五年(1556年)进士,历官衡州知府,为政宽和。升参政。督粮苏松时,大学士高拱当权,想报复他的前任华亭县人徐阶,示意张一霁加以诬谄。一霁严辞拒绝,称病归家,闭门谢客,而声望更高。后被起用为山西按察使,转任浙江左布政使。当年浙江西部发生水灾,宦官被派到浙江督织造者,反而大肆搜刮,百姓不堪忍受。一霁依法裁抑,宦官大为不满,一霁感叹地说:“直道不容,吾其行乎!”再次上疏致仕。一霁在家乡多行善事,被称为“善张”。

皇甫仲和,明初睢州人。洪武间为天文生,历升钦天监正。据《明史》本传,永乐皇帝北征元朝残余势力,袁忠彻以星相、仲和以占卜随军。一日,军队进至大漠北,帝犹疑不决,欲还师,召仲和占卜,仲和占后说:“今日未申间有警。”并指出敌军来袭的方向,以及战事结果是我军先败后胜,帝又召袁忠彻问之,和皇甫仲和所言相同。永乐帝以二人相互串通,发怒说今日无事,定斩二人。后敌果于占卜测定的时间蜂涌而至,明军初次冲锋受挫,后总兵谭广率精兵舞盾牌砍敌马腿,战场疾风扬沙,敌人败退。帝欲乘夜回军,二人劝阻说:“不可,明日必来投诚,待敌投降后,再整军而归。”第二天,敌人果来投降,说:“不知皇上在此。”正统十四年(1449年),仲和已老,英宗受宦官王振欺骗,要亲征瓦剌。百官谏阻不听。仲和审时度势,建议先立储君,以防敌人劫持皇上以要挟,后果有土木堡之变,英宗被俘。敌人兵临城下,人心震动。仲和仰观天象,预言敌兵必退。第二天,总兵杨洪自宣府、石亨自大同带兵驰援北京,不数日,敌退。

孙坤,字顺夫,睢州人,明世宗嘉靖四十一年(1562年)进士。授刑部主事,升肃州兵备副使。肃州离嘉峪关仅70里,常受游牧民族兵马骚扰。为确保边境安全,孙坤整顿军纪,加强巡逻侦察,抚慰军民,修筑长城,边境得以安定。转四川参政,累官至湖广巡抚。当时有给皇宫采伐木料的差役,又有贵州苗民暴乱,久拒官军。官府帑币匮乏,人民穷困。孙坤以民为本,独持大体,考察权衡利害,掌握时机,捐俸治理蜀道,以便利往来。采伐大木如法早办,受到朝廷嘉奖。贵州苗民作乱,孙坤晓以利害,只惩办为首数人,不发一矢,不遣一卒,而乱平。因功高遭忌,遂辞官隐居林下,卒于家。

傅性敏,字维学,睢州人,明隆庆二年(1568年)进士,任龙游县知县。龙游本无县城,性敏到任始修筑。升兵部武选司主事,改车驾司郎中,任承天府知府。承天是嘉靖皇帝之父陵墓所在地,按旧例,知府以上的官都要参见守陵的宦官,性敏抗礼不为所屈。当时权相张居正大办其父丧事,巡抚以下官员都穿丧服哭临,只有傅性敏一人素服角带,一吊而已,因此得罪张居正,被贬为福建盐运司同知。不久升庆阳府知府,当时庆阳遇荒年,性敏发官仓赈济灾民。改任陕西苑马寺少卿,兼按察司佥事,辞官归家,闭门读书。

李汝华,字茂夫,号桂亭,睢州人,明万历四年(1580年)进士。官至户部尚书。李汝华居官清廉,正色立朝,裁断果决,据理依法,不畏权势,又体察下情。出任江西南赣巡抚时,正值倭寇侵略朝鲜,他挑选精锐士卒前往朝鲜抗击倭寇。明神宗朱翊钧,贪财如命,派宦官四处加征矿税,地方官吏稍有不从,或革职,或逮治,全国民怨沸腾。汝华奋力抵制税使矿监,宦官们便以抗旨相威胁,他毫不动摇,并上书陈说矿税利弊,要求撤回宦官。掌管户部主持国家财政时,国库空虚,入不敷出。他采取一系列改革措施,开源节流,缓和了明王朝的财政危机。李汝华办事精干老练,下级请示问题,立刻明确答复。公文堆积如山,他信手批阅,却少有差错。后兼掌吏部。万历时朝廷缺官往往不补,以至于李汝华一人兼吏、户两部二尚书、五侍郎之任。他主持二部长达十一年之久。虽善于理财,苦心经营,但不可能从根本上扭转明朝财政危机,他请求神宗把专供皇宫开支的金花银拿出一些补贴国库,遭到了神宗严厉斥责。他请求辞职,皇帝不理不睬,直到明神宗驾崩,熹宗即位,才被准去职返乡,卒于家中。

袁可立,字礼卿,号节寰,明末睢州人。万历十七年(1589年)进士,官至兵部尚书。他任苏州推官时,因知府石昆玉清廉好义,被巡抚诬陷下狱。他不顾巡抚阻挠,鼎力为其昭雪。任监察御史时,巡视京都西城,遇宦官仗势杀人,他予以严惩,皇帝下旨赦免宦官,可立却坚持原判。当时,以论救因直谏罢官者为禁忌,可立独上书论其利弊,言词激切,万历皇帝大怒,下诏夺俸一年。有一御史触怒辅臣(内阁大学士),辅臣以他事怂恿皇帝予以严惩。众御史拜访辅臣说情,辅臣说:“他触犯圣怒,挽救也无济于事。”可立说:“只怕是您不愿意相救吧!”辅臣一时语塞。众人皆惊。不久便被削职归里。光宗继位,奉诏起任尚宝司丞,升少卿。转太仆卿,因上书陈说边境急务,受皇上赞许而升左通政,不久以右佥都御史巡抚登州莱州。参与镇压白莲教之乱有功,升兵部侍郎。天启末年魏忠贤专权,袁可立不肯附和,于是加兵部尚书、太子少保致仕。著有《抚登疏稿》、《弗过堂集》。

汤斌,字孔伯,清代重臣之首,中原名儒,著名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史学家。他一生清正廉明,政绩斐然。汤斌一生以学问治天下、以学问辨是非、以学问教后辈。他不但是理学的创新者,而且是理学的实践者。他从1660年归家丁忧起,近二十年间无闻于宦海,而是沉心于做学问。这种磊落的为 人作风,真正体现了一个知进知退、当进则进、当退则退的儒家风范,这在当时那样一个官本思想充斥、世风日益浮躁的年代,确实是难能可贵的。他著有《潜庵语录》、《潜庵文钞》、《春秋增注》等十几部书。同时,他教子有方,四个儿子汤溥、汤浚、汤沆、汤准皆有经天纬地之才,特别是四子汤准是清代著名的文学家,著有《临漪园诗集》。他的名作《桃花源》诗,以“能使此心无魏晋,寰中处处是桃源”的境界,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赞扬。汤斌一生主要活动于顺治、 康熙两代,历任陕西布政使司副使、江西布政使司参政、翰林院侍讲、《明史》总裁、《大清会典》副总裁、礼部侍郎、江苏巡抚、礼部尚书、工部尚书等职。他政绩突出,道德清纯,文章清雅,在哲学、史学、文学等方面都有杰出贡献。汤斌担任江苏巡抚两年后升任礼部尚书,离任之日,苏州百姓罢市三日,痛哭挽留,其情其景,感人至深。他去世后,颇得后人赞誉。朝廷赐给他的谥号是“文正公”。这是封建社会最高的谥号,整个清王朝,得到这个谥号的只有八个人。清代散文学家方苞称赞他:“国朝语名臣,必首推睢州汤公。”汤斌为康熙盛世“清官册上的第一名”。台湾著名史学家高阳称他为“天下清官第一”。

田兰芳,字梁紫,号篑山,清初睢州人,中州名儒。生于世宦之家。幼年丧父,酷爱读书,学诗于张心若,诵读《诗经》,汉魏骚、赋,唐宋诗词,“目不停玩,手不停批”。其批点经、史、子、集,评跋工密,独有见解。为人谦虚诚恳,遇事有主见,“峻以持已,和以待人”,与人处不择贤愚。早年疾恶如仇,不满于世俗的虚伪欺诈,晚年涵养愈粹,性情归于平和。崇尚安逸清静,尤精研性理之学。为学严谨,以不自欺为根底。曾遍访张仲诚、徐迩黄等名流,相互切磋,因而所造益深,所积益厚,被学者推为儒门正宗。讲学于梁、宋各书院,门人众多。他生活简朴,崇尚自然。汤斌自岭北道归家,曾访田兰芳于荒村破屋中,二人同眠草榻,探究为学之道。田兰芳一生为文为诗,著作颇丰,有《逸德轩文集》传世。死后,门人私谥“诚确先生”。

王绅,字公垂,睢州人,清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进士,改庶吉士,补工科给事中。当时河务刚刚兴起,皇上命河道总督九卿面议。王绅说:“河道总督与九卿意见不同,强使统一将有害事体,事权归一,功才可成。”以此意上奏,其议乃定。升大理少卿。以刑狱事关人命,不可草率,每案反复评审,务必公正。晋都察院左佥都御史,修筑河堤,升户部右侍郎。有盐商请借国库白银二万两,按息付利,王绅力排众议,坚持不许。奉使浙江祭夏禹王陵,事毕后,地方馈赠一介不受。又奉使遣送山东流民,车船准备齐备,无一人失所。康熙四十五年(1706年)卒于京邸。

蒋蔚,原名蒋万祀,睢州人,清康熙五十四年(1715年)进士,授官吏部主事,升户部员外郎。一次皇上召蒋蔚询问吏、户两部利弊,蒋蔚据实奏闻,且一一剖析,对答如流,大受雍正皇帝赞许。不久山东学政因失职被罢免,诏蒋蔚接任,当即有人反对说,学政一职非翰林出身者不得充任,是本朝的惯例,蒋蔚没有做过翰林官,不能当山东学政。哪知道雍正当天即授蒋蔚翰林院检讨,反对者见皇上如此宠待,都很吃惊,不敢再说三道四。蒋蔚一连做了两任山东学政,深得山东读书人爱戴。继而又两任四川学政,充乡试会试同考官。英年卒于京师。归葬之日,家贫难以成行,得同僚及学生捐助才将其灵柩运回睢州安葬。

蒋曰纶,字金门,号霁园。清中叶睢州人。乾隆二十五年(1760年)进士,选翰林院庶吉士。虽在翰林院,但平时穿着十分朴素,有儒者之风。曰纶精通满文,乾隆二十六年授官翰林院检讨,充任国史馆纂修官,负责列传部分。国史总裁官刘统勋学识渊博,位居宰相,深得乾隆皇帝信任,满朝大臣没有不敬畏的。蒋曰纶对刘统勋的批改意见,或从或驳,一字也不迁就,由是颇得刘统勋嘉许。几年后朝延要任用一批御史,曰纶一开始并没有在候选名单上。时任军机大臣的刘统勋说:“蒋曰纶敢和我激烈争辩,真是做御史的好材料。”所以单独推荐蒋曰纶。做了御史后,奉命巡视西城,有个官员横行不法,强夺民妇为妾,蒋曰纶审出实情,依法惩办。不久由御史转户科给事中,再升礼科掌印给事中。先后充任顺天乡试、会试同考官。转任顺天府丞,提督学政。升大理寺卿。时和珅为宰相,知道蒋曰纶品格高尚,多方拉拢,蒋曰纶始终不肯和他交往,因而二十多年仕途艰难。直到嘉庆初年和珅败后,才升任副都御史,不久转礼部右侍郎,充会试总裁官,调工部右侍郎,管理钱法堂事务。嘉庆皇帝有心大用,惜此时蒋曰纶年事已高。嘉庆八年(1803年)卒于工部侍郎任上。

蒋予蒲,字元庭,蒋曰纶子。乾隆四十六年(1781年)进士,选为翰林院庶吉士,升内阁侍读学士,调通政司副使。北京郊区遭水灾,受命赈济灾民,由是深知民间疾苦,一连上六疏,详细陈述灾民苦状,疏本文字清新流畅,刻画动人,传诵一时。累官户部侍郎仓场总督。予蒲祖父辰祥,亦为翰林院庶吉士,故睢州旧有蒋氏父子祖孙“三代翰林”的美称。


数千年的悠久历史,深沉而厚重的文化积淀;广袤无垠的平原黄土;战乱频仍、黄河肆虐下的生灵涂炭;还有鼎盛与衰败巨变沧桑的历史更替,以及那“纹呈五色”的睢、涣二水和那赋予灵气的凤凰之城……所有的一切,让这方古老的土地孕育着大山般伟岸的人文景观,也涌现出灿若群星的名人志士。在名垂青史的风流人物中,既有治国安邦的贤臣良将,也有御敌守土的民族英雄,既有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,又有名扬天下的文人墨客。
 
      东园公唐秉,襄邑人,传曾居襄邑东园,故称东园公。避秦末战乱,隐居商山,与甪(Lù)里先生、绮里季、夏黄公合称“商山四皓”。汉初,数次拒绝朝廷礼聘。刘邦称帝后,立吕后所生之子刘盈为太子。后戚夫人得宠,其子刘如意得刘邦欢心,刘邦遂产生废刘盈立如意为太子之意。吕后闻知甚恐,问计于张良。张良建议让“商山四皓”出山辅佐太子,吕后即命太子卑词厚礼请“四皓”出山。“四皓”见太子谦恭礼士,诚心相邀,便答应了。汉高祖十二年(公元前175年),刘邦抱病平定淮南王黥布之乱,归来病情加重,决心废立。文武大臣百般规谏,刘邦执意不从。一日刘邦于宫中设宴,令刘盈侍候,“四皓”紧随太子入宫,个个须发如雪,衣冠楚楚,举止高雅。刘邦见了大惊,问之,方知是“商山四皓”,大惑不解,问:“我求你们数年,你们都避而不见,今日为何与我儿交游呢?”东园公说:“陛下轻士善骂,臣等义不受辱,因而不见。当今太子仁义孝敬,礼贤下士,天下有识之士愿为太子效死,所以我们来辅佐。”刘邦见刘盈羽翼已丰,遂打消废立之意。刘邦死后,刘盈继位,是为汉惠帝。
 
      卫臻,字公振,三国魏襄邑人。其父卫兹乃汉末名士,曾为曹操谋士。卫臻凭借父亲的功勋赐爵关内侯。魏文帝(曹丕)黄初初年,封安国亭侯。当时群臣共同颂扬魏文帝的功德,以为应受汉禅。独卫臻阐明禅受的真义,称扬汉朝功德。曹丕多次向卫臻示意,并表示“天下的珍宝一定和山阳公(汉献帝)共享”。后升侍中、吏部尚书。魏明帝继位,封康乡侯。累官至司徒,进爵长垣侯。屡次上疏辞官,明帝以旧臣不准,并下诏褒扬他。死后,赠太尉。赐谥号曰“敬”。
 
      江淹,字文通。襄邑人。南朝文学家,政治家,历南朝宋、齐、梁三朝.少年家境贫寒,常以打柴度日。才思敏捷,聪慧好学,早年著有《别赋》,《恨赋》等诗赋问世,影响较大,被称为“江郎”。后举为秀才,踏上仕途.初为主簿,后历任镇军参军兼南东海郡郡丞,尚书驾部郎,骠骑参军事,齐朝时官至吏部尚书,散骑常侍左卫将军,金紫光禄大夫,封为醴陵侯。他青少年时才华横溢,诗赋极佳;走上仕途后,终日忙于政务,遂才思衰退,无暇写诗作赋,时人谓之“才尽”。成语“江郎才尽”由此而来.任职期间,为官清廉,执法严明,判断果敢,不畏权贵,弹劾了许多贪官污吏,深得梁武帝器重。江淹去世,时年六十二。梁武帝为他素服举哀,谥曰宪伯。江淹的名篇《别赋》中“黯然销魂者,唯别离已矣”的千古名句,令伟人毛泽东一生所吟诵。
 
      张廷蕴,襄邑人,五代后唐跟随庄宗征伐四方,每临阵,身先士卒,奋力死战,以至金疮满体。很受庄宗赏识,授官指挥都虞侯。庄宗在魏博时,刘皇后从行,常纵优伶人为非作歹,廷蕴把不法优人全部斩首。后因破李继韬有功,升羽林都指挥使、左监门卫上将军。后晋开运年间(944年)病死。廷蕴虽武夫,然廉洁奉公,敬重士人,历任七州刺史,归葬之日,家无余财。
 
      张谊,字希贾,襄邑人,幼年独自好学。曾潜诣洛阳龙门书院,刻志励学。后唐长兴年间(930-933年)中进士。后晋时,累官中书舍人,因张才识渊博,端明殿学士和凝把他推荐给宰相桑维翰,拜左拾遗,在集贤院修书撰文,经常论及国家大事。
 
      郭贽,字仲仪,宋初襄邑人。太祖乾德(963-967年)中进士及第(状元)。太宗太平兴国(976-984年)中,为著作佐郎、右赞善大夫,兼太子侍讲(太子的老师)。太宗去东宫,出《戒子篇》,命郭贽注解,并令其为诸王子讲说。曾两次主持贡举,累官至参知政事。曹彬为弭德超诬陷,郭贽替曹彬辩冤,曹彬得免。郭贽敢于直谏,曾表示:“我受皇上非常之恩,誓以愚直报答皇上。”太宗问:“愚直有什么好处?”郭贽答:“犹胜奸邪。”真宗继位,拜刑部侍郎,进吏部、秘书监,真宗称之为“纯厚长者”。拜工部尚书。随真宗泰山封禅后,升礼部尚书,78岁去世。真宗因郭贽曾作过他的老师,特亲临灵室哭祭,赠左仆射,谥“文懿”。著有诗文集三十卷。
 
      张去华,字信臣,张谊之子,宋初襄邑人。幼时励志苦读,善于文辞。周世宗平淮南时,去华才18岁,慨然叹曰:“战事还没有结束,老百姓还没有安定,这时用兵打仗,不是治国的长久之计。”于是著《南征赋》、《治民论》献给皇上。下诏面试,授御史台主簿,弃官归家。宋建隆初年,游京师,中进士第一(状元),拜秘书郎。劝朝廷收取桂州。官至工部侍郎。去华姿容美貌,宽和有涵容,尚气节,善谈论。曾经进献《无元论》,提出让农民休养生息,真宗非常赞赏,让他书写龙图阁四壁。著有文集十五卷。
 
      张师德,字尚贤,去华第十子,最受父亲器重。宋真宗到汾阴祭祀,师德献《汾阴大礼颂》,这一年,以进士第一名状元及第,官集贤馆校理。每逢朝政有大事,向外派遣使者,皇上就说:“张师德可以胜任。”契丹、高丽的使者来朝见,也多由张师德主持接待。累官左谏议大夫。著有文集十卷。
 
      郑雍,字公肃,襄邑人,进士。先任兖州推官。韩琦把他的文章推荐给皇帝,诏试满意,授秘书阁校理,后掌管太常礼院。神宗宣仁皇后知道他是个贤才,临朝听政后即升为起居郎,进中书舍人。周种上疏请王安石配享神宗庙,郑雍极力反对,说:“王安石执掌国政不能尽职,若不是先帝神明,罢其宰相,国家遭到破坏损失将不可估量。现在周种一介小民,竟敢妄加横议,请朝廷明正其罪。”朝廷采纳其议。累官至御史中丞。当时枢密院和中书省二府为防干谒,禁止外人求见,郑雍感叹地说:“招纳贤才,布列朝廷,是宰相的职责,对不愿登门求见者,犹当物色访求,怎么还能如此设禁呢?”于是援引贾谊廉耻节行之说以进谏。下诏弛禁。拜尚书右丞,改左丞。后受元佑党狱牵连,改任郑州知州,不久又任成都知府。元符元年(1098年)提举崇福宫,未任而去世。徽宗政和中赠资政殿学士。
 
      许安世,襄邑人,宋英宗治平丁未(1067年)进士第一人(状元),文字为欧阳修、王珪所推许。曾作《公生明赋》、《咏史诗》为世传诵。王安石向朝廷推荐,安世因反对王安石的政见,不肯附会得官。司马光、吕献可、邵尧夫都很器重他。后官至都水员外郎,死于黄州,苏东坡为其助丧。
 
      许翰,字嵩老,襄邑人,进士,召为给事中。北宋末写信给当朝宰相,谓百姓困苦,盗贼并起,天下有危亡之忧,愿罢云中之师,修边保境,与民休息。靖康初年,金兵首次围攻京都未克,退兵,许翰即献决胜之策。当时种师道因年老罢官,许翰说:“师道是名将,沈毅有谋,虽老可用。且金人此行,关系我国生死存亡,应马上起用师道予金人以重创,则中原可保。不然若再次来攻,必有不救之忧。”朝廷未采纳他的建议,遂称病辞官。不久果然有“靖康之变”。东京陷落,徽钦二宗被金人俘虏。高宗继位(1127年)主战派首领李纲推荐许翰做了尚书右丞。后主和派得势,李纲罢官,许翰求去,说:“李纲忠义英发,舍去李纲就没有人辅助中兴,留我在朝也没有什么益处。”高宗不准。黄潜善上奏要求诛杀陈东,许翰对亲近说:“我和陈东都是劝皇上留下李纲的,陈东被诛,我还能留在朝堂上吗?”一连八次上疏辞官,以资政殿学士提举洞霄宫。去世后赠光禄大夫。许翰通经术,正直不挠,历事三朝,终不得志。著有《论语解》、《春秋传》若干卷。
 
      许忻,两宋之际襄邑人。许忻初中进士时,奸相蔡京当国,权倾天下,听说许忻人才学问俱佳,就要把女儿嫁给许忻。许忻却不愿意攀龙附凤,明确表示蔡氏女不是自己的理想配偶。由此得罪蔡京,不得除授官职。南宋初年,赵鼎拜相,素知许忻才智非同一般,便向他咨询朝政。许忻即列举亟待革除之弊政十条献上,大受重视。高宗召见,许忻对答如流,龙颜大悦,退朝后私下对近臣说:“朕近日得一人,卿认识他吗?”当时宋金两国议和,主和派占主导地位。许忻却极言金人狡诈多变,应做两手准备。以致抵触时议,不得大用,外出为湖广运判,迁韶州知州。历官数年,廉明自持。家本贫穷,辞官后仍贫寒如昔。晚年流寓江西临川,以闭户读书为乐。
 
      孙德谦,元末睢州人,官中书左丞、大同行省平章事。明军攻大同,德谦据城固守,誓不投降,城破而死。手书《自决》等诗数章,辞意慷慨。诗云:“有计难为用,心驰东北天;偷生难度日,何面见诸贤。”其二云:“忠孝人之本,临危欲要坚;偷生恐辱国,魂气迸山川。”《付诸子诗》云:“我今忠为国,汝等孝持身;忠孝各尽道,庶几报君亲。”《付诸将诗》云:“固守孤城众议深,岂知共事负初心;如今有计难为用,泪血哭干痛不禁。”其二云:“城陷身羁事已违,孤忠耿耿欲何依;谁知一片丹心苦,日逐白云东北飞。”
 
      韩政,睢州人。元末追随朱元璋起兵中原,授江淮行省平章政事,带兵取濠州,克安丰,平浙右,北伐中原,分兵扼守黄河,阻断元朝山东援兵。攻取益都、济南、济宁、东平,改任山东行省平章政事。大将军徐达攻打元都,下令韩政会师东昌,镇抚临清。元都既定,又令政分兵守广平。蚁尖寨在林虑山西北20里,元右丞相庸等据寨剽掠,大将军徐达攻克诸山寨,惟蚁尖寨久攻不下。韩政攻寨,庸投降。调韩政征伐陕西,还兵守御河北。洪武三年(1370年),封韩政开国辅运推试宣力武臣、荣禄大夫、柱国、东平侯,世袭俸禄1500石,赐铁券。移镇山东。不久又征河北,招抚流亡,出居庸关,直捣应昌。取火林,深入土剌部,进至阿鲁浑河,大胜而归。出巡河南,再巡陕西,练兵临清。洪武十一年(1378年)卒,明太祖朱元璋亲临其丧,赠郓国公。
 
      李干,字贞臣,明初睢州人。元末,以国子生出仕,为扩廓帖木儿幕僚,被朱元璋军俘虏,安置在镇江。不久升入司农司,参预议礼、议律、议官制。明初设六部时,为吏部郎。出为陕西行省郎中兼秦府参军。后召入翰林待诏直内阁,因年老辞官,侨居苏州。李干精通先代典籍,参与明初各项典章制度的制定,议论精当,为当时所推重。
 
      李孟旸,字时雍,明朝睢州人,成化进士,官户部给事中。曾到大同盘查粮库,回朝以后,陈奏加强边备的十件事,为朝廷采纳。甲辰(1484年)出使占城(今越南南部),当时占城王被安南(今越南北部)王杀害,朝廷派遣使者封占城王之弟齐亚麻勿庵为王,诏书未至而勿庵已死,他的臣下提婆苔窃取了封印。朝廷又派遣孟旸封王的二弟古来为王。孟旸上言:“占城地处险要偏僻,和安南之间的矛盾还未平息,提婆苔又生篡位野心,万一不听朝廷命令,就会损害中国的威信。应当让占城派遣使者,令使者传命古来,同时下诏安南,令其悔过,不再与占城相争。”皇上采纳他的建议,数年之后,古来终于来崖州接受了明朝封诰。弘治中任湖广参政,分守常德,升广西左布政使,再升右副都御史,提督南京粮储。转南京户部侍郎,晋工部尚书。南京守备太监多次到孟旸处诉说南京宫殿毁坏,请予修缮。孟旸说:“国家已定都北京,修此何为?”此议方止。南京郊区多产芦苇,苇课是一项很大的收入。年久逐渐被权势人家侵夺。孟旸一一清理,课税增多,国用充足而民不被骚扰。有人以受灾请减免苇课,孟旸认为:洲人争着佃苇,可想其利很大,如果免其课税,则国用不足,必加重百姓负担,是有损于根本而有益于蛀虫,加以拒绝。正德初年,三次上疏请求致仕。卒年78岁。著有《南冈集奏议》、《睢州志》等。孟旸身材高大魁梧,胸怀宽广,恼怒不加于仆役。其弟孟晊,同榜进士。孟旸官给事中,孟晊官御史,时人称为“双凤”。
 
      蔡天祜,字成之,睢州人,号石岗。其父蔡晟,明成化进士,曾任山东济南府知府。天祜弘治乙丑进士,改翰林院庶吉士,授吏科给事中。正直敢言,对诏旨认为不当的,敢于封还驳正,因而触怒权臣,被排挤出京,任福建按察司佥事。当时正值江西盗起,朝廷议定调福建的兵协助剿灭,天祜率兵平定了盗贼。转任山东副使,时值荒年,天祜多方节俭,救饥民数万人。造圩田数万顷,百姓名之为“蔡公田”。济南龙山、淄川盗起,骚扰百姓,天祜捕获贼首,馀皆溃散。转任陕西参政,升山西按察司使。嘉靖三年(1524年),大同五堡守军作乱,巡抚都御史张文锦被乱军杀害,朝廷震惊。议由侍郎胡瓒率兵征讨,乱兵欲生畏死,聚众谋叛。朝廷以天祜为巡抚,前往大同平叛。他冒险单骑前往乱军营中,恩威并举,晓以利害,果断处置,斩首恶十余人示众,胁从者不问,局势很快得到控制,再无反复。嘉靖皇帝说:“有臣如此,纾吾远虑。”升兵部侍郎,奉诏还京,大同百姓户户香花净水泣于道旁,哭声震野,且送且留300余里,并立生祠祭祀。嘉靖十二年(1533年),大同又发生兵变,朝延再次起用蔡天祜,惜于途中病逝。天祜多才多艺,弹琴围棋,射的投矢,演阵占象,诗词歌赋,无不精湛。清代汤斌说:“吾乡先辈名臣,必以石岗公为首,其人品甚高,所用未尽其才。”
 
      鲁邦彦,字正卿,睢州人,七岁丧父,家境贫困。从师学习,稍知经义,就认识到应该向圣贤看齐。励志苦读,日背诵千余言。嘉靖二十八年(1549年)省试中解元(举人第一名),二十九年成进士。授官行人。奉命出使唐藩,唐王赠以金银。邦彦辞谢。唐王又赠送礼物,邦彦说:“每日有美食、美酒享用,不敢再受礼物。”三年满考,依例当选备皇帝侍从官,即令不选,也可作郎官,没有再放回故署的。当时奸相严嵩掌国政,邦彦从不与结交。按惯例,吏部文选司郎官,因手握选拔文官大权,都傲慢无理,上朝时其他各部郎官没有谁敢和他们争先后或者并行的,独邦彦与之抗礼,所以迟迟不能升迁。因挂念母亲年老,请求终养回乡。闭门谢客,精研经术,当时海内学者多宗法王守仁,邦彦专攻程、朱之学。隆庆改元(1567年),寻访先朝俊杰,由台省联名推荐,起邦彦为吏部主事,改光禄丞,皆不受。鲁邦彦精通经学,留心国家大事,对当朝掌权者皆危言忠告。人们私下议论说:“鲁君议论太高,怪不得难以升官!”杨嵩为吏部尚书,劝邦彦出山,写信说:“海内以您是否出仕来衡量天下是不是有道。”著名学者耿定向说:“临大节不可夺其志,我相信鲁君。”著有《河图洛书说》、《大学讲》、《中庸解》、《就正录》等,皆中正精实,发前人所未发之论。巡按御史题其门额曰“理学名贤”。
 
      张一霁,字天光,睢州人,嘉靖三十五年(1556年)进士,历官衡州知府,为政宽和。升参政。督粮苏松时,大学士高拱当权,想报复他的前任华亭县人徐阶,示意张一霁加以诬谄。一霁严辞拒绝,称病归家,闭门谢客,而声望更高。后被起用为山西按察使,转任浙江左布政使。当年浙江西部发生水灾,宦官被派到浙江督织造者,反而大肆搜刮,百姓不堪忍受。一霁依法裁抑,宦官大为不满,一霁感叹地说:“直道不容,吾其行乎!”再次上疏致仕。一霁在家乡多行善事,被称为“善张”。
 
      皇甫仲和,明初睢州人。洪武间为天文生,历升钦天监正。据《明史》本传,永乐皇帝北征元朝残余势力,袁忠彻以星相、仲和以占卜随军。一日,军队进至大漠北,帝犹疑不决,欲还师,召仲和占卜,仲和占后说:“今日未申间有警。”并指出敌军来袭的方向,以及战事结果是我军先败后胜,帝又召袁忠彻问之,和皇甫仲和所言相同。永乐帝以二人相互串通,发怒说今日无事,定斩二人。后敌果于占卜测定的时间蜂涌而至,明军初次冲锋受挫,后总兵谭广率精兵舞盾牌砍敌马腿,战场疾风扬沙,敌人败退。帝欲乘夜回军,二人劝阻说:“不可,明日必来投诚,待敌投降后,再整军而归。”第二天,敌人果来投降,说:“不知皇上在此。”正统十四年(1449年),仲和已老,英宗受宦官王振欺骗,要亲征瓦剌。百官谏阻不听。仲和审时度势,建议先立储君,以防敌人劫持皇上以要挟,后果有土木堡之变,英宗被俘。敌人兵临城下,人心震动。仲和仰观天象,预言敌兵必退。第二天,总兵杨洪自宣府、石亨自大同带兵驰援北京,不数日,敌退。
 
      孙坤,字顺夫,睢州人,明世宗嘉靖四十一年(1562年)进士。授刑部主事,升肃州兵备副使。肃州离嘉峪关仅70里,常受游牧民族兵马骚扰。为确保边境安全,孙坤整顿军纪,加强巡逻侦察,抚慰军民,修筑长城,边境得以安定。转四川参政,累官至湖广巡抚。当时有给皇宫采伐木料的差役,又有贵州苗民暴乱,久拒官军。官府帑币匮乏,人民穷困。孙坤以民为本,独持大体,考察权衡利害,掌握时机,捐俸治理蜀道,以便利往来。采伐大木如法早办,受到朝廷嘉奖。贵州苗民作乱,孙坤晓以利害,只惩办为首数人,不发一矢,不遣一卒,而乱平。因功高遭忌,遂辞官隐居林下,卒于家。
 
      傅性敏,字维学,睢州人,明隆庆二年(1568年)进士,任龙游县知县。龙游本无县城,性敏到任始修筑。升兵部武选司主事,改车驾司郎中,任承天府知府。承天是嘉靖皇帝之父陵墓所在地,按旧例,知府以上的官都要参见守陵的宦官,性敏抗礼不为所屈。当时权相张居正大办其父丧事,巡抚以下官员都穿丧服哭临,只有傅性敏一人素服角带,一吊而已,因此得罪张居正,被贬为福建盐运司同知。不久升庆阳府知府,当时庆阳遇荒年,性敏发官仓赈济灾民。改任陕西苑马寺少卿,兼按察司佥事,辞官归家,闭门读书。
 
      李汝华,字茂夫,号桂亭,睢州人,明万历四年(1580年)进士。官至户部尚书。李汝华居官清廉,正色立朝,裁断果决,据理依法,不畏权势,又体察下情。出任江西南赣巡抚时,正值倭寇侵略朝鲜,他挑选精锐士卒前往朝鲜抗击倭寇。明神宗朱翊钧,贪财如命,派宦官四处加征矿税,地方官吏稍有不从,或革职,或逮治,全国民怨沸腾。汝华奋力抵制税使矿监,宦官们便以抗旨相威胁,他毫不动摇,并上书陈说矿税利弊,要求撤回宦官。掌管户部主持国家财政时,国库空虚,入不敷出。他采取一系列改革措施,开源节流,缓和了明王朝的财政危机。李汝华办事精干老练,下级请示问题,立刻明确答复。公文堆积如山,他信手批阅,却少有差错。后兼掌吏部。万历时朝廷缺官往往不补,以至于李汝华一人兼吏、户两部二尚书、五侍郎之任。他主持二部长达十一年之久。虽善于理财,苦心经营,但不可能从根本上扭转明朝财政危机,他请求神宗把专供皇宫开支的金花银拿出一些补贴国库,遭到了神宗严厉斥责。他请求辞职,皇帝不理不睬,直到明神宗驾崩,熹宗即位,才被准去职返乡,卒于家中。
 
      袁可立,字礼卿,号节寰,明末睢州人。万历十七年(1589年)进士,官至兵部尚书。他任苏州推官时,因知府石昆玉清廉好义,被巡抚诬陷下狱。他不顾巡抚阻挠,鼎力为其昭雪。任监察御史时,巡视京都西城,遇宦官仗势杀人,他予以严惩,皇帝下旨赦免宦官,可立却坚持原判。当时,以论救因直谏罢官者为禁忌,可立独上书论其利弊,言词激切,万历皇帝大怒,下诏夺俸一年。有一御史触怒辅臣(内阁大学士),辅臣以他事怂恿皇帝予以严惩。众御史拜访辅臣说情,辅臣说:“他触犯圣怒,挽救也无济于事。”可立说:“只怕是您不愿意相救吧!”辅臣一时语塞。众人皆惊。不久便被削职归里。光宗继位,奉诏起任尚宝司丞,升少卿。转太仆卿,因上书陈说边境急务,受皇上赞许而升左通政,不久以右佥都御史巡抚登州莱州。参与镇压白莲教之乱有功,升兵部侍郎。天启末年魏忠贤专权,袁可立不肯附和,于是加兵部尚书、太子少保致仕。著有《抚登疏稿》、《弗过堂集》。
 
      汤斌,字孔伯,清代重臣之首,中原名儒,著名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史学家。他一生清正廉明,政绩斐然。汤斌一生以学问治天下、以学问辨是非、以学问教后辈。他不但是理学的创新者,而且是理学的实践者。他从1660年归家丁忧起,近二十年间无闻于宦海,而是沉心于做学问。这种磊落的为 人作风,真正体现了一个知进知退、当进则进、当退则退的儒家风范,这在当时那样一个官本思想充斥、世风日益浮躁的年代,确实是难能可贵的。他著有《潜庵语录》、《潜庵文钞》、《春秋增注》等十几部书。同时,他教子有方,四个儿子汤溥、汤浚、汤沆、汤准皆有经天纬地之才,特别是四子汤准是清代著名的文学家,著有《临漪园诗集》。他的名作《桃花源》诗,以“能使此心无魏晋,寰中处处是桃源”的境界,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赞扬。汤斌一生主要活动于顺治、 康熙两代,历任陕西布政使司副使、江西布政使司参政、翰林院侍讲、《明史》总裁、《大清会典》副总裁、礼部侍郎、江苏巡抚、礼部尚书、工部尚书等职。他政绩突出,道德清纯,文章清雅,在哲学、史学、文学等方面都有杰出贡献。汤斌担任江苏巡抚两年后升任礼部尚书,离任之日,苏州百姓罢市三日,痛哭挽留,其情其景,感人至深。他去世后,颇得后人赞誉。朝廷赐给他的谥号是“文正公”。这是封建社会最高的谥号,整个清王朝,得到这个谥号的只有八个人。清代散文学家方苞称赞他:“国朝语名臣,必首推睢州汤公。”汤斌为康熙盛世“清官册上的第一名”。台湾著名史学家高阳称他为“天下清官第一”。
 
      田兰芳,字梁紫,号篑山,清初睢州人,中州名儒。生于世宦之家。幼年丧父,酷爱读书,学诗于张心若,诵读《诗经》,汉魏骚、赋,唐宋诗词,“目不停玩,手不停批”。其批点经、史、子、集,评跋工密,独有见解。为人谦虚诚恳,遇事有主见,“峻以持已,和以待人”,与人处不择贤愚。早年疾恶如仇,不满于世俗的虚伪欺诈,晚年涵养愈粹,性情归于平和。崇尚安逸清静,尤精研性理之学。为学严谨,以不自欺为根底。曾遍访张仲诚、徐迩黄等名流,相互切磋,因而所造益深,所积益厚,被学者推为儒门正宗。讲学于梁、宋各书院,门人众多。他生活简朴,崇尚自然。汤斌自岭北道归家,曾访田兰芳于荒村破屋中,二人同眠草榻,探究为学之道。田兰芳一生为文为诗,著作颇丰,有《逸德轩文集》传世。死后,门人私谥“诚确先生”。
 
      王绅,字公垂,睢州人,清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进士,改庶吉士,补工科给事中。当时河务刚刚兴起,皇上命河道总督九卿面议。王绅说:“河道总督与九卿意见不同,强使统一将有害事体,事权归一,功才可成。”以此意上奏,其议乃定。升大理少卿。以刑狱事关人命,不可草率,每案反复评审,务必公正。晋都察院左佥都御史,修筑河堤,升户部右侍郎。有盐商请借国库白银二万两,按息付利,王绅力排众议,坚持不许。奉使浙江祭夏禹王陵,事毕后,地方馈赠一介不受。又奉使遣送山东流民,车船准备齐备,无一人失所。康熙四十五年(1706年)卒于京邸。
 
      蒋蔚,原名蒋万祀,睢州人,清康熙五十四年(1715年)进士,授官吏部主事,升户部员外郎。一次皇上召蒋蔚询问吏、户两部利弊,蒋蔚据实奏闻,且一一剖析,对答如流,大受雍正皇帝赞许。不久山东学政因失职被罢免,诏蒋蔚接任,当即有人反对说,学政一职非翰林出身者不得充任,是本朝的惯例,蒋蔚没有做过翰林官,不能当山东学政。哪知道雍正当天即授蒋蔚翰林院检讨,反对者见皇上如此宠待,都很吃惊,不敢再说三道四。蒋蔚一连做了两任山东学政,深得山东读书人爱戴。继而又两任四川学政,充乡试会试同考官。英年卒于京师。归葬之日,家贫难以成行,得同僚及学生捐助才将其灵柩运回睢州安葬。
 
      蒋曰纶,字金门,号霁园。清中叶睢州人。乾隆二十五年(1760年)进士,选翰林院庶吉士。虽在翰林院,但平时穿着十分朴素,有儒者之风。曰纶精通满文,乾隆二十六年授官翰林院检讨,充任国史馆纂修官,负责列传部分。国史总裁官刘统勋学识渊博,位居宰相,深得乾隆皇帝信任,满朝大臣没有不敬畏的。蒋曰纶对刘统勋的批改意见,或从或驳,一字也不迁就,由是颇得刘统勋嘉许。几年后朝延要任用一批御史,曰纶一开始并没有在候选名单上。时任军机大臣的刘统勋说:“蒋曰纶敢和我激烈争辩,真是做御史的好材料。”所以单独推荐蒋曰纶。做了御史后,奉命巡视西城,有个官员横行不法,强夺民妇为妾,蒋曰纶审出实情,依法惩办。不久由御史转户科给事中,再升礼科掌印给事中。先后充任顺天乡试、会试同考官。转任顺天府丞,提督学政。升大理寺卿。时和珅为宰相,知道蒋曰纶品格高尚,多方拉拢,蒋曰纶始终不肯和他交往,因而二十多年仕途艰难。直到嘉庆初年和珅败后,才升任副都御史,不久转礼部右侍郎,充会试总裁官,调工部右侍郎,管理钱法堂事务。嘉庆皇帝有心大用,惜此时蒋曰纶年事已高。嘉庆八年(1803年)卒于工部侍郎任上。
 
      蒋予蒲,字元庭,蒋曰纶子。乾隆四十六年(1781年)进士,选为翰林院庶吉士,升内阁侍读学士,调通政司副使。北京郊区遭水灾,受命赈济灾民,由是深知民间疾苦,一连上六疏,详细陈述灾民苦状,疏本文字清新流畅,刻画动人,传诵一时。累官户部侍郎仓场总督。予蒲祖父辰祥,亦为翰林院庶吉士,故睢州旧有蒋氏父子祖孙“三代翰林”的美称。
 
 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function CheckPl(obj) { if(obj.saytext.value=="") { alert("您没什么话要说吗?"); obj.saytext.focus(); return false; } return true; }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政协睢县第十一届五次会议胜利闭幕
政协睢县第十一届五次
市政协主席吴宏蔚一行莅睢调研视察
市政协主席吴宏蔚一行
县政协主席张振华到匡城乡调研指导扶贫开发工作(图文)
县政协主席张振华到匡
平顶山市政协考察团来睢考察
平顶山市政协考察团来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